logo

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20) (2020) https://doi.org/10.1360/B978-7-03-065900-2

第四章 产业变革和市场融合推动科技期刊发展26)

  • Published Jun 18, 2021

第四章 产业变革和市场融合推动科技期刊发展26)

内容提要

改革开放以来,在文化出版产业深化改革和科技创新不断发展的大背景下,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迎来了重大发展机遇。

新时代,文化出版产业呈精品化、多元化、大众化、创意化、规模化发展态势,这对科技期刊的发展具有巨大推动作用,期刊更加注重选题策划、精品出版、集约化办刊、全球传播和市场化运营。文化出版产业资本化运作为科技期刊创造了全新机遇,以中国科传为代表的国字头科技出版传媒企业上市,推动了科技期刊集团化建设和产业化运作,并成功实现了科技期刊领域的中外合作、收购并购,为科技期刊产业做大做强带来新的希望。文化出版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为科技期刊提供了从技术、渠道到全球市场的支持,表现在网络首发、增强出版与全过程出版,数据出版与视频出版,预印本出版平台,新媒体及社交平台,开放出版,数字环境下的学术评价等方面,本章给出了上述各个领域的国内外最新进展。

世界科技前沿学科热点不断涌现,通过分析2017-2019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学科归属和工程技术重大进展领域归属、《2019研究前沿》和《2019研究前沿热度指数》、ESI框架下JCR收录中国科技期刊的学科布局情况,推动我国科技期刊在生命科学、物理学、化学与材料科学等优势学科找到制高点,并在临床医学和天文学与天体物理学等新生学科找到新增点。

针对科技期刊"散、小、弱"的特点,自2013年以来我国相关管理部门对科技期刊的资助力度不断加大,尤其是2019年"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科学施策,着力提升中国科技期刊的整体质量和影响力。重点分析了基于SCI引证指标的"影响力提升计划"和"登峰行动计划"的资助效果,受资助的中国SCI期刊总体上呈现快速提升的态势。

本章最后描述了非英语母语国家母语科技期刊的出版现状,聚焦于四个典型非英语母语国家(德国、法国、日本、俄罗斯)对其进行分析,同时提出对我国中文科技期刊发展的借鉴意义。非英语母语国家的期刊发展兼顾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母语期刊在服务于本土民生、基础应用领域发挥重要作用,我国应从切实的国家战略和社会发展需求出发,分析不同学科领域用户需求与学术交流的规律,统筹中文期刊、英文期刊出版的数量协调及学科布局。

第一节 文化出版产业深化改革为科技期刊发展带来 重大机遇和挑战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 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推动了我国文化产业大繁荣、大发展。当前,文化出版产业呈精品化、多元化、大众化、创意化、规模化发展态势,中华文化不断"走出去",带动了科技期刊转变理念,迎来重大发展机遇。科技期刊作为特色文化产品,以市场为导向,更加注重选题策划、专题出版、全球传播和市场化运营,更加重视在世界范围内建设文化品牌和学术话语权。站在全球市场背景下,探索以更加优质的学术期刊内容来赢得更广泛的品牌认可和价值认同,是科技期刊未来一段时间内必须面临的挑战。

一、新时代文化出版产业的特点及对科技期刊的推动作用

(一)我国文化出版产业深化改革的发展历程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历程,每前进一步,都离不开政策的驱动和指导。1978-1987年的十年是文化产业政策催生文化产业时期。1988-1998年是政策培育文化产业时期,各类文化产业政策相继出台,文化政策以引导和培育市场为主,国家开始利用政策的引导作用,推动文化产业发展。200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规划纲要》首次使用"文化产业"一词。2000-2012年是政策促进文化产业发展时期,各类文化产业政策开始密集出台,文化产业开始形成,并逐步提升到国家战略性地位[1]

2010年,新闻出版总署下发了《关于印发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工作要点的通知》,大力推动我国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实现新的跨越,其中包括六大要点:①重点完成经营性出版单位转企改制,培育合格市场主体;②着力培育一批主业突出、辐射力强、综合性、专业性的大型出版传媒集团;③加快推进保留事业体制的新闻出版单位的改革;④努力提高新闻出版产业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⑤进一步落实和完善新闻出版改革的配套政策;⑥切实加强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工作的组织领导。2012年,新闻出版总署印发了《新闻出版总署关于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出版经营活动的实施细则》,支持民间资本投资设立文化企业,以选题策划、内容提供、项目合作、作为国有出版企业一个部门等方式,参与科技、财经、教辅、音乐艺术、少儿读物等专业图书出版经营活动;支持民间资本参与"走出去"出版经营,鼓励期刊从事出口业务。

党的十八大提出"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中华文化走出去迈出更大步伐,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基础更加坚实"的发展目标。自十八大以来,我国不断推出促进文化"走出去"的政策,其中《关于加快发展对外文化贸易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中华文化走出去工作的指导意见》《关于加强"一带一路"软力量建设的指导意见》等文件先后印发,统筹对外文化交流、文化传播和文化贸易,推进文化"走出去"的力度空前加大。《关于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指导意见》的提出,为中国出版业深化改革的路线图提供了两大支点,其一是精品内容,其二是融合发展,前者是后者之魂,后者是前者之体。

党的十九大对文化建设再次做出全面部署,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提出推进文化体制改革创新,包括全面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完善文化管理体制、深化文化事业单位改革、建立健全有文化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广泛凝聚人民精神力量,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厚支撑"。 2019年,科技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促进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明确,面向文化建设重大需求,把握文化科技发展趋势,瞄准国际科技前沿,选准主攻方向和突破口,打通文化和科技融合的"最后一公里",激发各类主体创新活力,创造更多文化和科技融合创新性成果,为高质量文化供给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从改革开放到党的十九大政策推行,我国的文化产业政策经过40年的试水和反复实践,摸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文化建设之道[2]。新时期,文化立法进程逐渐加快,文化体制改革持续深入,国家积极布局前沿领域、新兴业态,并不断加强监管,改善市场环境和生态。

(二)新时代文化与出版产业的特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我国文化与出版产业呈现结构不断升级、原创能力显著增强、新兴业态逐步形成、供给质量整体提升的新特点[3]。文化产业朝向精品化、多元化、大众化、创意化和规模化发展。

1. 精品化

在坚定走"文化自信"的道路上,文化产业不断进行内容提升,增加传统文化元素,注重体验性和正能量的精品文化。《北京市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长期规划(2019年-2035年)》提出"紧紧扭住提高作品质量这一生命线,牢固树立精品意识,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坚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持续推进文化精品工程"。数字教育出版也呈现精品化发展态势,各家出版单位纷纷基于自身资源优势,在"垂直化、精品化、品牌化"上下功夫,探索"专、精、特、新"的发展路径,打造专业化、个性化的数字教育产品[4]。数字内容精品化、精细化良性生态正在逐步构建。

2. 多元化

2017年,文化部出台《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为互联网时代的文化发展提供了一条全新路径。"互联网+"持续带动文化产业不断向"文化+"的方向拓展。

文化产业的主导形势也呈现多元化,既有政府主导产业也有民营产业。政府通过购买、委托、外包与规范化资助、扶持和奖励等多种方式推动市场与社会力量办文化,充分发挥文化产业协会、民间组织的 "中间人"管理作用,创建更为包容、多元的平台以广泛吸纳民间团体和个人参与。

3. 大众化

文化产业中复制技术的广泛运用和技术现代化,催生出一种全新的文化形态--大众文化。这使得普通大众都拥有了自己的文化权利形式。同时,文化产业也因新媒体技术的发展而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大众传播方式,微博、微众号、抖音等新的传播平台可以使新观念、新成果在社会大众中产生迅速而广泛的影响。

4. 创意化

2017年4月,《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明确提出,"十三五"期间,要培育一批集聚功能和辐射作用明显的国家级文化产业园区。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作为经济发展转型、产业规模化和细分领域发展的重要途径和载体,有着巨大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当前,我国多个城市也正在积极开发文化创意产业园,尤其是在各区域的中心城市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崛起,创意产业集群化分布进一步显现。例如,北京798艺术区通过工厂遗产开发已成为北京的城市文化地标之一。

5. 规模化

当前,云计算、区块链、大数据、物联网等新技术不断涌现,悄然改变着文化产业的发展模式。文化企业之间的竞争已不仅仅局限于规模大小,还包括产业价值链竞争。因此,所谓规模化,不仅是培育龙头企业,而且要形成完整的文化产业链,打造自己主导的产业价值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是中国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文化产业集团之一,产业领域涉及出版、发行、印务、影视、文化酒店、文化地产、金融投资、艺术品经营等板块,是文化产业规模化发展的典范。

(三)文化出版产业体制机制改革对科技期刊的推动作用

科技期刊作为一种特色文化产品,是科技创新成果和创新文化的载体,在坚定文化自信、提升文化软实力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高质量科技期刊是适应时代发展和促进国家文化软实力发展的需要[5]。在新时代文化产业政策如此利好的形势下,科技期刊更应以市场为导向,更要注重选题策划、精品出版、全球传播和市场化运营,更加重视在世界范围内建设科技文化品牌和学术话语权。

越来越多的优秀期刊在选题策划和组稿上开拓进取、主动打造一流内容,塑造自己的"专、精、特、新"品牌,打造精品栏目、精品期刊。例如,《计算机学报》针对近两年炙手可热的区块链技术进行"区块链与电子支付安全"专题出版,关注我国的区块链技术在电子支付安全领域的应用,取得了良好的学术影响力[6]。在面对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时,中华医学会杂志社联合中华预防医学会、中国医师协会、中国药学会、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共同发起开展新冠肺炎学术论文优先出版,号召国内期刊快速发表科研成果,切实提供专业信息服务,为抗击疫情贡献力量[7]。数以百计的期刊积极组织参与向抗疫的一线院士和专家进行约稿,广泛征集与抗新冠病毒相关的科研成果,抢发专题、专辑、专栏,集中OA出版[8],为全世界提供了极有价值的一手中国文献。

在学术领域开放与共享的背景下,众多中文期刊探索采取双语出版等多元化出版方式,在全球传播期刊内容。比如《中国舰船研究》等70余家科技期刊加入了《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的"中文精品学术期刊双语出版工程"(简称JTP工程)[9],每年遴选50%的文章翻译为英文后进行中英文双语出版、国际传播。更多的期刊,例如《航空学报》[10]、《中国中药杂志》[11]、中华医学会系列期刊[12]、《金属加工》[13]等,利用微博、微信公众号、网络直播等新媒体手段,多元化地推广传播期刊先进内容,均取得良好社会效益。

规模化、集约化办刊也是在文化体制改革下的必然产物。中国科技出版传媒集团的学术期刊集群[14]、中华医学会系列期刊集群[15]、中国光学期刊网集群[16]、中国航空期刊集群[17]、中国农机院卓众出版集群[18]、上海建科文化传媒期刊集群[19]、中国有色金属研究院有研期刊集群等,都形成了企业化、集团化管理和市场化运作。

文化出版产业体制机制改革为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促使期刊界纷纷探索打造品牌科技期刊的策略与方法,努力达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许多期刊通过严把论文质量关、依托编委会和专家组织优秀内容、打造国际竞争优势、媒体融合数字化发展等措施,在国家政策和主办单位支持下,国内外学术影响力逐年上升[20-21]。根据中国知网科学文献计量评价研究中心的研究,近5年来获得"最具国际影响力中国科技期刊""中国国际影响力优秀科技期刊"的近350个期刊,其总体海内外影响力呈逐年上升态势[22]

在全球市场化背景下,探索以更加优质的学术期刊内容来赢得更广泛的品牌认可和价值认同,是科技期刊未来一段时间内必须面临的挑战。要转变办刊理念、优化内容质量、提高审稿质量、精心策划专栏和专辑、多语种跨文化提升内容质量水平,乘文化"走出去"的东风,努力拓展国际市场,深化经营改革,提升全球学术交流话语权和学术评价主导权,服务科技强国建设。

二、文化出版产业资本化运作为科技期刊创造全新机遇

(一)股份化、资本化运作的成功案例

世界经济正处于新旧增长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我国经济发展进入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和动力转换的新常态,中国特色新型"文化+""互联网+"相互交融,文化产业发展空间更加广阔[23]。在国家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建设文化强国、创新驱动发展等国家战略的指引下,科技出版业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机遇期。科技期刊发展的方向是知识服务,为科学发展和科技创新提供支撑。科技期刊要迈出知识服务的第一步,必须在生产模式和流程上进行改造,实现期刊内容的集聚化和精品化、标准的规范化和统一化,这就需要集团化的办刊模式。而科技期刊的兼并重组、集群平台的建设都需要大量的资金,这就需要资本化运作。

科学出版社是隶属于中国科学院的综合性科技出版机构,由中国科学院编译局与龙门书局(20世纪30年代创建)于1954年8月合并成立,2007年4月转制成为科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完成股份制改造,变更设立为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中国科技出版业的领军企业和"国家队",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名称"中国科传")不断深化改革,经过多年努力,于2017年1月1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中央出版集团上市第一股,实现了登陆资本市场的重要跨越。

上市使得中国科传能够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将拥有更加雄厚的发展资源、更加广阔的发展平台,这有利于进一步壮大中国科技出版整体实力,提高传播力和影响力[24],也有利于海外并购。2019年11月,中国科传与法国物理学会、法国化学学会、法国光学学会、法国应用数学与工业学会在法国巴黎举行了收购Edition Diffusion Press Sciences SA(简称"EDP Sciences")100%股权的签约仪式。股权交割完成后,EDP Sciences正式成为中国科传全资二级公司。EDP Sciences 出版期刊 75 种,其中,英文期刊 58 种,法文期刊 17 种,覆盖物理、天体物理学、人文、数学、工程科学、生命科学、医学等领域。此次收购是中国科传集团化、国际化发展的重要一步,也是中国科传推动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设的重要创新举措[25]

以中国科传为代表的国字头科技出版传媒企业上市,推动了科技期刊集团化建设和产业化运作,并成功实现了科技期刊领域的中外合作、收购并购,为科技期刊产业做大做强带来新的希望。

(二)国家相关资助举措

"十三五"期间我国运行的文化产业扶持政策涵盖财政金融、减免税收、人才培养、产业园区几大方面,基本构建了一条党和政府全面扶持、多部门协调的政策联通网。

以财政金融扶持举措为例,2014年,国务院印发《进一步支持文化企业发展的规定》,规定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应通过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等现有资金渠道,创新资金投入方式,完善政策扶持体系,支持文化企业发展。近几年由财政部门发起设立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调动金融机构和大型国有企业等社会资金投入,搭建文化产业投融资平台。《国有文化企业改革发展报告(2019)》显示,财政部加大了对文化企业支持力度,2018年财政部安排国有资本经营预算15亿元,支持中央文化企业落实国家重点文化产业发展战略、调整文化领域国有资本布局结构等,并继续落实省属文化企业2020年底前免缴国资收益等政策。

以减免税收政策为例,2018年,国务院发布《文化体制改革中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的规定》,2019年,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中央宣传部联合发布《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企继续免征五年所得税》的通知,明确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自转制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由财政部门拨付事业经费的文化单位转制为企业,自转制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对其自用房产免征房产税。这为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带来了福音。

在人才培养政策方面,2016 年中共中央印发《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改进人才制度的战略目标、冲破束缚人才的机制,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政策。2018年国家新闻出版总局实施"数字出版千人培养计划",完成试点班企业实训、国外研究两个阶段任务。研究制定"数字出版千人培养计划课程体系",建立集政产学研于一体的师资队伍,征集遴选互联网实训企业。这为今后全国出版人才工作指明了方向。

在产业园区政策方面,2018年,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制定了《国家新闻出版产业基地创建工作规范》,为规范开展国家新闻出版产业基地(园区、特色小镇)的创建工作,促进产业优化升级发挥了重要作用。北京也发布《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认定及规范管理办法(试行)》和《关于加快市级文化创意产业示范园区建设发展的意见》,明确了"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的认定标准、认定程序、管理和考核机制、支持服务体系等内容,划定了市级文化创意产业示范园区的总体定位、建设目标等内容。

科技期刊也得到了政府资金的大力支持。中国科协联合多部门于2013年、2016年先后两次实施了"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前后投资约6亿元。中国科协于2016年启动了科技期刊年度优秀论文遴选推介和"中国科技期刊登峰行动计划"。中国科协联合多部门于2019年启动"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计划投资11亿余元,该项目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内科技期刊提供了政策支持和发展机遇。此外,文化产业发展基金助力科技期刊建设集成平台,例如,《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曾获得"2015年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重点资助,建立"中文精品学术期刊双语数字出版工程",推动一批优秀的中国科技期刊"走出去"。"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也是积极推动期刊文化发展的重要抓手,政府在文化产业领域内的重要措施会惠及更多的科技期刊。

(三)多渠道融合资本的有效措施

《关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指出,"我国已成为期刊大国,但缺乏有影响力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在全球科技竞争中存在明显劣势,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优化发展环境。"而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需要一系列的条件支持,包括资金、技术、人才以及政策的保障,其中资金支持是科技期刊影响力快速提升的重要保障因素之一。

以科学出版社主办的《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简称NSR)为例,该刊2014年创办,2016年得到"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专项资助,每年200万元,连续三年。在强有力的资金支持下,NSR成立了由170名国际知名科学家组成的编委会团队,同时组建了高水平的办刊团队,采取了免费获取(free access)的出版模式,开办了多个特色栏目。创刊一年后,NSR进入SCI,2018年JCR影响因子突破13.222,仅次于《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位居全球综合性学术期刊前三甲。2020年,该刊由双月刊调整为月刊,由免费获取模式调整为开放获取(OA)模式,进而实现期刊的可持续运营和良性发展。

一些优势行业类期刊前期借助政策和项目资金支持,优先发展起来,形成以期刊为核心,线下会议、培训、咨询服务与线上新媒体融合发展的全链条产业链,在行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并实现盈利。依托期刊,挖掘行业资源,趟出了一条行业科技期刊全链条产业化发展之路。以《中国激光》杂志社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以出版发行光电类学术期刊和行业期刊为特色,拥有八刊三网。公司充分发挥机制优势,挖掘出版资源与媒体产品服务能力,8本期刊的学术质量在国内持续保持领先,国际影响力不断提高;2019年,推出了中国光学期刊网的英文版www.clp.ac.cn,收录了国内绝大部分英文光学期刊,初步实现了从"借船出海"到"造船出海"。每年线下会议培训时间超过30天,参与交流人次超过5000人次;中国光学期刊网旗下的平台"光电汇"自2018年起,负责策划并承办国内光学界三大展会之一的"中国光谷"国际光电子博览会暨论坛,在光学行业有很强的号召力。以《中国激光》杂志社牵头的中国光学期刊联盟,以抱团取暖、发展合作为宗旨,在服务光学学科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英文期刊从1本发展到11本,被SCI收录的期刊,从3本发展到10本,Q1刊有2本。这种专业学科联盟的模式,已广泛为国内其他学科所采用。

我国行业类期刊有近千种,激发期刊的活力和潜力,有助于形成产、学、研全链条的发展道路,助力我国期刊与产业的协同发展。有研博翰(北京)出版有限公司(简称有研博翰)也是行业期刊领域的典范。有研博翰于2015年由有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出资成立,2019年引入中国有色金属学会作为第二大股东,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出版公司,拥有完善的市场化运营体制机制,有效服务有色金属领域的科技创新和成果应用。自2017年起,有研博翰不断探索突破地域限制、体制隔阂的办刊道路,并成功以企业高校联合办刊新模式与江西理工大学合作创办江西省第一本英文刊《钨科技(英文)》。此外,有研博翰联手中国有色金属学会、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中南大学出版社等行业重点单位整合行业内高校、学协会、科研机构、企业的优质期刊资源,构建了有色金属特色行业刊群。刊群共计68本期刊,其中英文刊9本,数量占行业期刊总数的99%以上,汇聚了行业龙头期刊,覆盖有色领域有色金属、有色矿产、冶金等各个行业,遍布全国11个省或直辖市的39家有色领域重点单位。

一些技术领域的期刊往往更侧重行业科普和技术应用,结合领域优势,全方位发展,优先实现可持续发展。北京卓众出版有限公司(简称卓众出版)是国家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是我国第一家实现转企改制的科技期刊出版企业,始终坚持服务垂直行业,助力产业发展和行业技术进步。公司旗下拥有31刊,形成农机、工程机械和汽车三大刊群的集团化管理、规模化出版和集约化经营的发展模式。卓众出版积极探索科技期刊数字化转型,打造以内容为核心,集平面媒体、网络媒体、移动媒体、社会化媒体、视频直播为一体的全媒体矩阵,以保持媒体的影响力,并继续承接广告业务。同时,依托多年来深耕行业所形成的品牌与资源,进入市场空间更大的数字营销领域,业务增长迅猛。2019年,卓众出版数字业务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已达66%,以业务转型全面完成和经济重回增长通道圆满完成数字化转型任务。多年来,卓众出版在基本没有上级拨款和经费支持下,完全依靠自身积累实现滚动发展。

科技期刊是搭建产业界与学术界的桥梁,通过期刊,企业可以主导举办技术交流或者学术会议,凝聚学术资源。由于拥有确定的研发和技术攻关目标和产品层面的诉求,后续有持续的研发经费投入,对产业中上游的研发团队和资源有较强的引力。然而,《关于报刊编辑部体制改革的实施办法》中明确提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在报刊编辑部转制或合并建立报刊出版企业中,不得有非公有资本进入。"但这不代表非公企业没有办刊需求,可以探索非公企业如何参与到期刊的发展中实现企业与期刊发展的良性互动,科学出版社主办的中英文期刊《虚拟现实与智能硬件》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当前,我国科技期刊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上级拨款(主办单位为主)、经营收入(纸刊发行、版面费、广告、信息网络传播权收入、海外版权收入、行业培训、技术咨询、学术会议等)[26]、专项资助(国家、地方、主管单位以及高校等设立的期刊专项资助项目如"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以及机构赞助(如资助专刊、增刊出版或提供办刊经费)等。其中,国家层面对期刊的专项资助力度大、覆盖面广,对期刊发展起到重要的助推作用,但这些资助一般以择优支持为主。未来,可探索通过设立私募基金和信托计划等渠道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文化产业投资领域,发挥文化产业专项资金对民营资本和社会资本的撬动效应,成为推动科技期刊产业的重要推手。诸如建立"中国科技期刊发展引导基金",政府资金合理让利,引导社会资本向科技期刊领域投资,将专业化运作经验及先进的管理思想提供给科技期刊,增强期刊经营水平。同时以政府引导基金为基础,配套出台相关支持政策,通过"基金+政策"模式,推动科技期刊产业领域的创新和发展。

此外,随着数据出版、视频出版等出版模式的兴起,AI、云计算等技术的大量运用,社交媒体在期刊评价、信息沟通中越来越重要,科技期刊能否与互联网技术融合发展已成为制约期刊发展的重要因素。中国的科技期刊也需要"BAT"这样的企业介入,投资、培育有发展潜力的工具及学术社区等。借助多渠道融合资本的力量,激发发展活力,创造盈利的机制和动力,我国科技期刊才能实现自我造血功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第二节 文化出版产业转型升级为科技期刊提供了从技术、 渠道到全球市场的支持

随着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不断融合到出版领域,以及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化,中国出版市场更好地融入全球出版发行市场,科技期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技术、平台、渠道、市场的支持,使得科技期刊作为出版产品,被赋予全新的业态,迎来了最重要的发展机遇。本节将从网络首发、增强出版与全过程出版,数据出版与视频出版,预印本出版平台,新媒体及社交平台,开放出版,数字环境下的学术评价六个维度展开描述。

一、网络首发、增强出版与全过程出版

在互联网环境下,学术期刊的出版模式和作者、编辑、读者的行为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将对学术期刊的改革和转型产生重要影响,刊网融合是学术期刊发展的必然趋势。传统学术期刊受定期出版的制约及印张的限制,论文从录用到出版通常会间隔较长的时间,不仅影响作者首发权的及时确认,也极大地限制了创新成果的快速、广泛传播。因此,在学术期刊数字出版的基础上,充分利用互联网快速、广泛传播的优势,将编辑部已经确定录用的论文进行网络首发(online first publishing),可最大限度地缩短知识形成与知识开始传播之间的时间差,增强科研成果的时效性。网络首发不仅支持传统的文字、图表的表达,同时扩展到音频、视频、动画、程序、数据等形式,通过超链接(hyperlink)将根文献和各种附件材料封装成有内在联系的数字作品,亦即增强出版。全过程出版则在传统论文的基础上提供更加多样的科研资料,满足不同读者的不同需求,实现学术资源最大化共享,能够促进协同创新,提升科研效率。

(一)网络首发

网络首发是指学术期刊先将内容已经确定,且通过同行评议、主编终审同意刊用的学术论文做网络出版,按出版网址和发布时间确认论文首发权,然后再将论文全部或其根文献进行刊印的出版方式。网络首发版本将永久保留,不会被印刷版本覆盖。

2017年7月中国知网发布"《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出版传播平台",标志着学术期刊网络首发出版在我国起航。截至2020年5月,与中国知网签约的网络首发期刊为1635种,其中科技期刊1303种,占我国4958种科技期刊的26.28%。科技期刊下载总量2009.2万篇次,单篇科技文章最高下载量24820次。

学术期刊的网络首发优势明显。①与刊印时间相比,网络首发论文篇均提前69.2天,单篇最高提前561天,单刊篇均最高提前396天。②网络首发用时短,从审核到上线发布,一般周期为1~2个工作日。极大限度地缩短了发表周期,能在第一时间确定作者的首发权。③网络首发加速了学术成果的传播,大大提升期刊的学术影响力。据统计,网络首发后期刊的下载量与未实施网络首发同期相比,明显增加。截至2020年5月27日,中国知网全部网络首发论文总下载量的平均值为514次。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国知网联合数百家期刊编辑部开通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专题研究成果网络首发平台(OA)"。截至2020年5月27日,包括《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简称NEJM)在内的377种期刊以OA方式网络首发论文2528篇。网络首发使得研究成果得到快速发布,为疫情防控提供了及时的科学预测、预防措施与诊疗方案[27]

网络首发原创性学术论文,可使作者尽快拥有专业领域的学术话语权,同时又是期刊提升学术影响力和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手段,也为广大读者提供了又一增值服务。但可以发现网络首发仍存在很多编辑部尚未理解而跟进不足、功能优势还需加强、学术不端监测系统入库不及时等问题,还需要加强网刊协调,增加中英文同步出版,加大传播推广力度,推动学术论文数字出版进一步向前发展[28-29]

(二)增强出版

学术论文增强出版是指在论文内容结构化的基础上,综合运用实体链接、可视化、脚本语言等技术扩充论文内容,改进内容表现形式的出版模式。它借助可视化方式物相化了抽象科学论文中的内容、提升学术信息的表现力、增强用户对内容的理解能力、提高用户信息获取的效率,最终从内容呈现、信息容量等方面实现了出版内容的价值增值,其内容包括文本、数据表格、图像、音频、视频、软件程序、手稿等,通常仅通过网络呈现。

2017年中国知网推出论文增强出版的服务功能,期刊编辑部可通过该平台上传与论文相关的支撑材料,由中国知网进行后台处理,实现了学术论文的增强出版。部分学术期刊也积极尝试利用各种新技术实现了增强出版。例如《电子技术应用》提出了基于UGC的"网站+微信"增强出版模式,将增强出版与网站运营相结合[30];《计算机工程》利用二维码实现期刊的融合创新[31];《中国工业经济》将论文的相关数据作为附件附在论文网络版等[32]

增强出版的优势一是呈现形式多元化。综合运用多媒体技术,如图像、音频、视频等,实现文本内容的可视化。同时,实现对论文的结构性分解,抽取关键章节、重点难点部分、实验数据等进行附加内容的链接和注释,然后以标签云、标签树等形式进行呈现。二是学术成果充分共享。通过富数据、交叉连接等形式,突破纸质载体的限制,为读者创设一个广阔的数据空间。学术成果相关信息的增补,实验数据和过程的全公开能帮助读者充分理解结论,有利于传播、共享成果。

增强出版补充出版了原印刷版无法承载的高清图片、音视频媒体文件、公式推导过程等附加材料,丰富了出版内容,改进了传统阅读方式的不足,是国际上流行的一种新型出版模式,还可有效避免学术不端行为。但目前的科研评价体制导致作者对增强出版参与积极性不高。作者作为增强出版支撑材料的主要提供者,若不愿提供材料或提供材料不规范、不合格将导致增强出版难以为继。

(三)全过程出版

全过程出版是将学术研究从选题到完成过程中所涉及的思路方法、实验数据、经验教训等过程资料进行分类、归纳、总结后的公开出版,是学术成果形成的第一手资料。基于对内容资源、数字出版技术和出版服务等方面的专业积累,中国知网针对学术研究从过程到结果的全方位管理,在世界范围内领先地提出"全过程出版"概念。

全过程出版优势明显。①遏制学术不端。全过程出版通过展示研究过程中产生的各类资料,充分公开研究思路,能从根本上保护研究者的知识产权,遏制学术造假现象。②促进资源共享。全过程出版在论文基础上提供更加多样的资料文献,满足不同读者的不同需求,实现学术资源的最大化共享。③提升科研效率。研究者对自身科研经历的总结,特别是对研究过程中出现的失败数据及经验的总结,对后续研究者有重要借鉴意义,可使其有效避免重复研究,提高科研效率。④激发协同创新。全过程出版详细、准确地记录参与学术研究的每位成员的实际贡献,披露整个创新过程,个人的价值得以客观地体现,不再以学术成果排名顺序论英雄,因此从根本上激发合作研究积极性,促进创新思想的形成。

学术研究过程中产生一系列相关研究资料,主要包括科研笔记、实验记录、开题报告、中期考核、答辩报告、调研记录、成果鉴定、专利申报、同行评议意见等。资料可包含多种媒体形式,如文档、视频和音频。全过程出版是在传统学术成果的内容上链接这些资料并标记贡献者,它既有利于作者产出代表作,也有利于读者洞察学术研究的全貌,意义重大而深远。

网络出版通过拓展发布平台、增强出版内容、丰富文章类型以及协同创造等方式,强有力地推动了学术期刊的转型升级。但网络出版进程还需进一步推进实施。学术期刊必须通过不断升级强化自身,才能顺应网络时代的潮流,通过融合发展和转型升级焕发出新的生命力[33]

二、数据出版与视频出版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期刊出版效率变化较大(如优先出版、OA出版等),而在出版要素和展现形式方面的变化并不大。开放科学背景下,新型学术论文出版类型或范式呈现出来,以体现研究要素为特点的数据出版、以实景式展现研究成果的视频出版等的出现为出版形式带来新变化。早期阶段,数据和视频是作为增强内容来支撑论文,视频作传播手段(音视频导读、内容精讲、视频摘要等)推广论文,随着新型期刊范式的建立和展现技术的推动,逐渐发展演变为独立的论文和期刊形态。

(一)数据共享与数据出版

大数据促成了数据密集型科学发现的产生。科研流程中产生的研究要素(如实验方法、实验材料、代码、软件、科学数据)构成了科研活动的客观支撑、重要组成部分和阶段性成果,具有科研价值[34]。科学数据运转有完整的流程(保存、识别、验证、管理、发布、共享等),科学界愈发关注科学数据,对数据的共享需求日趋强烈。

1. 数据出版

前述背景下,数据论文(data paper)、数据期刊(data journal)、数据出版(date publication)应运而生,数据出版是促进数据共享的有效措施之一。

数据论文要求至少有两类具体的可识别的信息对象:数据(数据论文的对象)和数据处理信息(数据产生的过程),数据论文与传统期刊论文相同,可以包括标题、作者、摘要、章节、参考文献等内容,无论是数据论文,还是数据都与其信息对象(元数据)相关联[35-36]

数据期刊是数据论文的集合,与传统学术期刊相比有如下特点:数字化的联机出版形式;数据库存放数据并链接;数据在使用和论证中逐渐完善从而趋向精准;知识产权保护下的全面共享[37]

数据出版为数据共享开辟了新路径。吴立宗等[38]认为,科学数据出版是将数据作为重要的科学成果,从科学研究的角度对科学数据进行同行审议和公开公布,并创建标准和永久的数据引用信息,供其他研究性文章引证。数据出版的主要模式:不依赖出版物在数据中心或数据知识库存储发布;附属于出版物作为论文辅助资料的数据发布;作为数据出版以数据论文形式发布。数据出版包括数据论文和对应数据集两部分,二者通过数字对象唯一标识符(DOI)关联[39]。PLOS ONE较早提出科学数据政策,2008年要求作者承诺免费提供研究信息(例如数据)和材料(例如质粒),公开所有支撑论文结果的数据。2014年3月起,要求作者提交论文时必须提交一份基于PLOS政策的数据可用性声明,共享科研数据以及与之相关的元数据及方法。Elsevier旗下的侧重于数据存储、共享及引用的学术期刊Data in Brief出版中要求的数据是:"以科学的方法获得/搜集而来的带有信息的数据集,它需要对相关科研群体产生价值。"

2. 数据共享

20世纪80年代,国际社会提出数据共享带来新的价值:促进科技进步、避免重复投资;增强数据和分析的质量,增强从知识获取知识的能力,实现知识传承。1990年,国际多个专业学术组织发起完全、公开访问各自领域科学数据的倡议。1991年,美国提出"完全和开放"数据管理政策[40]。2012年,英国皇家学会《科学是开放的事业》(Science as an Open Enterprise)提出数据质量四项重要标准:可发现(findable)、可访问(accessible)、互操作(interoperable)和重用(reusable)[41]。《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自2009年起鼓励作者共享数据,要求作者发表的论文须将数据集中发布在Dryad资料库,继而要求作者签署数据共享声明。2016年以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发表文章多角度论述大数据共享对提高医疗质量、改善人类健康发挥的巨大作用。2017年,国际医学期刊编辑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Medical Journal Editors,简称ICMJE)提出临床试验数据共享声明,多种医学期刊积极响应,发布科研数据开放共享政策,要求作者将相关数据作为支撑信息随论文提交。2019年,国际科学技术与医学出版者协会(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ific, Technical and Medical Publishers,简称STM)发布开放科学(Open Science)白皮书,提出推进以数据为中心的知识发现,"科学数据是一级科研产出"。《美国国家人工智能战略报告(2019)》策略中提出:为人工智能培训和测试开发共享的高质量公共数据集和环境。我国也在积极推进数据共享政策。国务院办公厅2018年3月发布《关于印发科学数据管理办法的通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信息技术 科学数据引用》(GB/T 35294-2017)自2018年7月起正式实施;2019年2月,中国科学院印发《中国科学院科学数据管理与开放共享办法(试行)》,一系列政策催生数据共享和数据服务的发展。

3. 数据期刊

早期,混合数据期刊只是将"数据论文"作为子栏目,比如:1999-2008年,美国生态学会(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简称ESA)出版学术期刊Ecology,Biomed Central创办的Human GenomicsBMC Research Notes,Pensoft创办的ZooKeys等。2009年纯数据期刊Earth System Science Data创刊,自此每年都有新的数据期刊创立。2012年起,数据期刊呈现快速发展态势,2012-2014年共创办13种,美国Mary Ann Liebert出版社创办《大数据》(Big Data)(2013年),自然出版集团(Nature Publishing Group)推出《科学数据》(Scientific Data)(2014年),爱思唯尔(Elsevier)创办Big Data Research(2014年),数据期刊涵盖了生命科学与生物医学、自然科学、应用科学、艺术与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多个领域[42]。2019年的调查显示,全球共创办168种数据期刊[43]。在国内,2015年创刊的《中国科学数据(中英文网络版)》(China Scientific Data)、2017年创办的《全球变化数据学报》(中英文)、2017年创刊的《地球大数据(英文)》(Big Earth Data)、2019年创刊的《农业大数据学报》在推进数据出版和数据共享方面进行了较好的理论研究与实践,实现了实体数据与数据论文关联的一体出版,为完善我国科学数据共享机制开拓了新途径[44]

科学数据出版提供了一种新视角,当前的实践推荐数据中心存储数据。数据存储库的一般标准为:确保数据长期稳定存储,专业领域广泛使用,拥有正式的数据管理策略,为数据集提供URI、DOI或稳定的URL等唯一标识符,允许公众对数据的公开访问[45-46]。作者在数据论文中对数据所属学科、具体领域、数据包、数据获取方式、数据版式、相关参数、地理位置、相关论文等内容进行详细的描述,读者通过数据论文、数据期刊便捷地发现、获取、理解、再分析利用与引用数据。

(二)视频期刊

视频文章是一种全新的整合驱动的以文本、音频和视觉相结合的多模态呈现形式[47]。美国普林斯顿大学Moshe Pritsker首先提出视频论文的概念并于2006年创建了全球首份展示可视化实验的视频科技期刊--《实验视频期刊》(Journal of Visualized Experiments,JoVE),该刊内容涉及新技术、现有技术的创新应用,物理和生命科学中的公认标准实验,涵盖诸多领域,旨在促进各类研究的实验方法能被有效传播和讨论[48-49]。JoVE创建了用于科学教育的基础实验视频库JoVE Science Education Library,内容包括实验课程中的关键概念和基本技术。2014年,JoVE被JCR收录,至2020年5月1日,已刊发实验视频论文12254篇。2007年,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简称PLOS)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组织(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United States,简称NSF)、加州圣地亚哥超级计算机中心(San Diego Supercomputer Center,简称SDSC)联合创建SciVee网站,接收和出版PLOS集团所属期刊论文的相关科技视频。2011年,施普林格(Springer)出版的2500余种英文科技期刊和近200种德文科技期刊,接受10分钟以内的视频论文和2~3分钟的视频评述,整合文字型科技论文出版[50]。威立(Wiley)推出了视频摘要(video abstract)与短视频(video bytes)两种不同的视频形式开展内容传播。《科学》、《细胞》(Cell)、《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细胞生物学》(Journal of Cell Biology)等均接受视频作为论文内容的补充。国内《中华外科杂志》等多种学术期刊接受视频论文或视频材料作为增强内容[51]

2013年,印度云出版(Cloud Publications)旗下100余种云期刊(cloud journals)向科学、技术、艺术、管理学等各领域的研究人员征邀视频论文。同年,Elsevier推出专业视频型科技期刊Video Journal and Encyclopedia of GI Endoscopy。2015年1月,AME出版公司创办《手术视频杂志》(Journal of Visualized Surgery,JoVS),涵盖主要外科领域,刊登具有教学与指导意义的手术视频,展示团队风采,提供直观的手术经验分享与交流平台,推动各领域外科的发展[51],2017年9月该刊被PubMed/PMC收录。2016年,Springer创办Video Journal of Education and Pedagogy[52]。2018年12月,作为国家网络连续型出版物的首批试点刊物的中华医学会第一本视频杂志--《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正式发布[53]。2020年5月21日,The Innovation第一期正式出版,推出了创刊概念片和动态封面。

视频期刊的未来发展任重而道远。①融合语义出版模式,与文字内容协同发展;②构建视频型科技期刊出版规范;③加快视频理解和检索技术研究。当前视频期刊仅仅是从展现的角度开展信息服务,未来将会有更多的信息服务模式的呈现(如VR、AR等的整合),更加适合自主学习和交互的智能化、智慧化期刊模式的出现[50]

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的短视频用户已达6.48亿(占网民人数75.8%),短视频用户在移动端用户占有重要地位。5G具有高容量、大连接、低延迟、高可靠[54]等优势,商用后移动终端下载速度将大幅提升,短视频将蓬勃发展,大量用户将会向短视频平台涌入[55-56]。利用短视频可实时分享、互动的新型社交媒体特征,可围绕科研话题或学术偶像等关注点形成中心化群体,结合垂直化内容应用、专业化发展和自我表达的需求,使移动短视频社群效应愈加显著。利用短视频的发展契机,通过多种不同的传播工具向专业人士和公众进行视听传播分享,以提高学术内容的传播力和扩大其影响力,是视频类期刊值得探索的方向[57]

(三)数据与视频期刊的评价

数据和视频期刊是期刊发展的新探索和新视角,在传统期刊评价体系下,其施引和被引并不能完全反映期刊的阅读和数据使用情况。业界关注如何对新型期刊开展评价,可以从以下方面予以考虑:①建立数据、视频仓储并加强期刊与数据库的关联;②健全数据和视频内容提交规范、质量控制、评议标准和版权策略;③制定科学数据、视频引用规范和标准[42]。《信息技术科学数据引用》(GB/T 35294-2017)规定了科学数据引用元素描述方法、引用元素详细说明、引用格式等方面的内容,适用于科学数据传播机构设计数据引用规则、数据使用者标准著录科学数据引用信息[58]等;④开展科学评价。社会化视角使用替代计量学对新型期刊出版模式开展评价,替代计量学基于大众社交媒体、传统主流媒体、学术社交媒体、网络博客、文献管理软件等网络数据来综合评价学术成果的社会影响力(包括被浏览、保存、讨论、推荐、引用等情况)。数据计量从传统文献和参考文献扩展到数据和文献、数据和数据、数据和数据集之间的多重关系,更关注"数据""学术记录"以及"学术个人"。准确沿用科学共同体的传统知识成果发布体系,通过利益机制协调,使数据更具发现性、引用性、解释性和重用性[59]。未来对新型出版模式的数据、视频期刊的研究可以进一步关注引用、影响力评价以及商业模式等[60]

(四)新型出版模式展望

早期,数据出版和视频出版是以增强出版的形式呈现,增强的数据形式各异,或文本、图表等简单数据格式,或音频、视频等立体形式。随后各自发展为新兴、独立的期刊出版形式。随着研究过程在传播中迅速展现,对话、数据集、分析和描述等科研信息出现时即"出版",许多研究者参与"开放实验记录的科研"活动。例如,生物学家Carl Boettiger描述个人日常研究,随时提供工作过程中的代码、分析和记录;化学家Jean-Claude Bradley在费城德雷塞尔大学的实验室实时发布所有研究成果。新工具不断涌现,支持"早期分享、时时分享"。例如,期刊Push记录论文的每个版本并开放获取,可持续性进行评论并与作者沟通合作。期刊和论文逐渐在被对学术资源进行过滤、评价和即时传播的算法所取代[61]

未来,数据出版、视频出版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62]。新的出版模式(OA等)与展现手段的结合,使得出版的形态和生态会有更多的想象空间。Google将推出融合Google Docs、Google Plus、YouTube及学术出版的学术服务新平台Google Science,作者免费发表,读者免费阅读论文及相关数据,满足研究者获取资料、社交以及视频教育等需求,强调知识自由获取、传播效率及免费模式,颠覆传统学术出版的商业模式[63]

大数据是知识经济时代的战略高地,是国家和全球的新型战略资源。大数据引起的竞争决定国际信息产业格局,深刻影响经济发展、国家安全、科技进步和综合竞争力[64]。视频内容为当下新生代交流所喜闻乐见。传承科学共同体的同行评价体系,与知识服务紧密结合,数据、视频等新型期刊才能发挥优势,推动科研发展[42]。当然,需要进一步协调,使数据、视频内容更具发现性、引用性、解释性和重用性[43],推动数据、视频学术内容等在机构宏观数据管理职能、数据治理机构(制度制定者与践行者)、团队文化以及成果度量评价等方面有效发挥作用[59, 64]

三、预印本出版平台

2017年,《科学》杂志将bioRxiv.org的"take off"评选为当年度的十大科学突破[65]。时隔三年,预印本平台不仅在投稿量和访问量上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趋势,同时也在互联网与开放获取的大背景下对于传统的科技出版业态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尤其是在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下,以bioRxiv为代表的预印本无论在抗疫一线的科学知识传播还是新闻报道热点上,均以其大量快速上线的论文冲击着本属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或者《柳叶刀》(The Lancet)们的科技出版阵地。

预印本的源起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简称NIH)和斯坦福大学国家加速实验室的预印本编目项目[66],但真正的发展起点是1991年arXiv.org的上线。其后科学界尤其是化学和生命科学等影响因子对于科研评价导向作用明显的学科一直未能将预印本视为严肃的出版平台,直到2010年后开始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当前的主要预印本平台基本情况见表4-1。2011年《自然》杂志以长文形式发表了arXiv.org创始人Paul Ginsparg的ArXiv at 20,详细回顾了arXiv的发展历程以及展望了对于科技出版业务可能产生的影响[67]。2012年起,西蒙森基金会开始了对arXiv的资助(每年35万美元,2013-2017年),并会同康奈尔大学构建了arXiv可持续发展模式。2013年,由冷泉港实验室资助开发的bioRxiv.org上线。2016年,美国化学会、英国皇家化学会和德国化学会联合发起的chemRxiv上线。bioRxiv和chemRxiv的相继上线标志着英吉尔芬格规则下最坚固的学科堡垒开始出现了松动。同年,老牌社会科学预印本平台SSRN被爱思唯尔集团收购,标志着预印本平台的商业价值得到了认可,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2016年,中国科学院启动"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ChinaXiv)"项目,由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组织实施,中国科学院发展规划局提出具体指导,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承担建设,相关研究所和期刊编辑部共同参与,目前,该平台共在28个学科发布了13870篇文章,中国的加入标志着预印本的发展得到了全球性的认可。2017年,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霍华德休斯研究所、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和惠康基金会等相继宣布允许在项目申请和结题中引用预印本论文作为支撑材料,在最重要的资助政策上破除了预印本发展的障碍[68]。2019年,由冷泉港实验室、耶鲁大学和《英国医学杂志》三方共同建立的medRxiv上线,标志着预印本已经从传统业态的破坏者转变为了研究者与出版商共同利益的所在。图4-1给出了2017-2019年arXiv平台的上线数据与WoS数理科学与计算科学收录论文统计数据对比。在可比较的论文规模基础上,WoS是一个每年收入高达数亿美元的商业产品,且不提供全文,而arXiv每年的投入还不足100万美元,同时提供论文全文。数据统计显示:对于1991年至2012年3月arXiv上线的74万余篇论文,有超过60%的论文发表在WoS收录的经过同行评议的期刊上[69];对于bioRxiv最初五年(2013-2017年)上线的3.7万篇论文,则有1.5万篇的论文发表在了有同行评议的期刊上,其中不乏《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简称PNAS)等一流刊物[70]。事实上,当选为年度十大科技进展的三年后,在本次全球性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预印本出版即刻就冲进了科技出版主流的中心舞台。

<xref rid="FIG4-1" xml:base="fig">图4-1</xref>

自新冠疫情暴发至2020年6月16日,从论文规模的角度看,由冷泉港实验室运营的bioRxiv和medRxiv总计上线了约5200篇论文,其中medRxiv上线了约4200篇,而以收录传统期刊数据的WoS仅上线了约5000篇。从论文质量的角度看,多份重量级研究结果均首发于预印本平台之上,例如:武汉出行禁令对于减少病毒传播的重大影响[71];首次分离高效抗新冠病毒抗体[72];瑞德西韦抑制新冠病毒的结构基础[73];全球首个新冠疫苗动物实验研究结果[74]等。尽管后续这些论文大多正式发表于《自然》和《科学》等国际大刊,但论文的首发荣誉却只能归属于"上传即传遍世界"的预印本平台。通过对推特(Twitter)和Altmetrics数据系统性的研究也表明[75],通过预印本形式上线的论文也抢占了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的头条位置。

尽管预印本因为在开放科学运动中的核心地位和新冠疫情中的表现受到了广泛的认可,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影响了其进一步的发展。①预印本平台的规模问题。其上线的论文规模还远未达到对于全球科技出版的需求水平,这一点无论从论文的上线数量还是学科的覆盖程度来看,预印本模式距离传统的科技期刊模式还有相当大的距离。②论文学术质量问题。由于缺乏严格的、系统化的同行评议和学术与科研伦理监督机制,预印本论文的学术质量一直难以得到有效的控制,但平台内设的学术委员会、互联网群体评议机制以及本身的透明化的上线机制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护着预印本平台的学术声誉。③知识服务的问题。随着预印本出版的规模越来越大,相应的知识服务体系并没有随之发展起来,受限于预算等多方面的原因,预印本平台当前功能还相对比较简陋,未能形成面向多层次、多类型需求的知识服务体系。④可持续发展问题。目前预印本平台的主要运营费用均来自于基金会的资助,规模均在几十万美元的数量级,上线和托管以文字和图片为主的论文确实绰绰有余。但对于新型出版模式,例如数据论文、视频论文等的支持就会显得力不从心。预印本出版的进一步发展势必要打破当前资助式发展的模式。但在如何突破,尤其是在传统科技期刊不断向开放科学靠拢的压力下以及科学共同体中政治因素越来越复杂的形势下如何突破,确实是一项需要深入探索的课题。

未来,预印本平台将在出版服务、学术交流、学术评价和知识服务四个方面冲击现有的学术出版格局。首先是针对出版服务,现有的预印本平台会继续破坏科技期刊曾经独有的首发权,更重要的是,预印本会成为下一代科学家发表模式的一部分,成为他们的一种习惯:在正式投稿给科技期刊之前首先发布于预印本平台上。其次是针对学术交流。随着预印本平台发布逐渐成为发表模式的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基于预印本平台的学术交流会呈现出全球化和扁平化的趋势,尤其是预印本平台较之于开放获取具有更广泛的社会认同度,使之更能有效地推动学术交流的开放化、全球化和扁平化,但并不深度触及科技出版集团的根本利益。第三是学术评价方面,预印本平台独有的快速发布和全文开放的特征均不是一流科技期刊科学价值和商业利益的根本支撑,事实上,纸质时代的所谓"首发权"早已转型成为互联网的"科技评价权",而CNS(CellNatureScience)为首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本质上是以科技评价权来立足于科技出版产业中的。科技评价权主要决定于成果的科学性与先进性,与时效性并无太大关联。因此,预印本平台短期内还是难以撼动一流科技期刊的科技评价权,从而也不会对于现有的学术评价体系构成较大的冲击。最后是知识服务方面。目前来看,预印本平台对于作者发布的内容没有太多规范性的要求,但基于科技论文产生的大规模的知识服务却依赖于大量的规范化内容。诚然,大量开放的科技论文确实有潜力取代付费墙内的科技期刊从而成为日后知识服务的基础数据来源,但在彻底解决论文学术、出版质量之前,预印本平台支撑知识服务业态的前景尚未明朗。这样带来了一个更为深刻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价值百亿美元的问题:如果预印本平台解决了论文质量问题,那么以科技期刊为代表的科技出版业将走向何方?

四、新媒体及社交平台

(一)微信平台

近年来国内的科技期刊新媒体平台建设方面主要是以微信官方公众号作为社交媒体,但总体发展趋势并不十分活跃。据参加2019年期刊年检数据统计,注册并运营微信公众号的科技期刊为2298种,占我国科技期刊总量的46.35%,共运营公众号2454个,平均每刊拥有公众号1.07个。其中,《中国国家地理》《家庭医生》等期刊的公众号订阅数超过百万大关。

功能模式与内容定位尚未形成差异化发展。一些期刊如《航空知识》《金属加工》《中国中药杂志》等投入较早,将微信公众号与原有纸媒及其专业领域相结合,实施了精准定位,或坚持科技与学术特色,或面向技术推广应用,或主打专业科普宣教,其运营模式、融合转化较为成功,形成了较高的影响力,粉丝用户量达到数十万[76]。大部分期刊微信公众号在功能及定位上与纸媒及门户网站并未形成差异化发展,内容以全文转载纸媒文章为主,兼有行业资讯、期刊动态报道,用户量多集中在1万~3万,尚处于逐步探索和缓慢增长中。

传播技术的应用较为广泛。微信公众号主要是以第三方微信传播指数WCI、新榜指数等作为影响力和活跃度指标。头部的科技期刊公众号已经凸显出运营技巧娴熟、适应新媒体运作规则,在新环境下能紧抓"痛点",满足用户阅读需求,以适应新的传播业态发展[77]。包括专业化的原创微文作品、图文化的美工设计、抓住机遇及时转载的行业或社会关注热点科技信息,体现了科技期刊应有的正能量价值观和强大的专业化品牌影响力,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积极开展市场化运营探索。《金属加工》《家庭医生》《中国护理管理》《质量与认证》《中国中药杂志》等在新旧媒体融合发展方面走得更远,借助原有期刊品牌、资源与市场,进一步探索新媒体平台的盈利模式,并尝试多种变现手段,如主流的流量主广告、企业广告、自营电商、微信CPS分佣电商模式、软文广告、读者打赏等形式,并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如《金属加工》建立了全媒体平台,除了以上常规变现方式之外,还涵盖线上线下活动(付费)、课程付费、视频直播等模式[78],仅2019年新媒体收入就超过600万元。

(二)微博平台

相较于微信,科技期刊微博平台的发展较弱,开通微博仅544个,占比10.97%。平台建设和运营质量也呈两极分化,一些学术期刊微博虽然坚持维护更新,但获得的关注、转发很少,整体影响力比较弱。也有部分科普大众类期刊微博有着较高的关注度和活跃度,《微型计算机》《饮食科学》《电子竞技》《博物》等期刊的微博粉丝超过百万级别,在其行业领域拥有较高的影响力。

(三)科技期刊新媒体应用展望

科技期刊纸媒属于传统媒体,擅长专业内容的编辑出版,而对于新媒体时代所需要的互联网思维基因,科技期刊界大多尚处于低水平的认知。同时,受限于体制因素制约、经费不足等客观条件,大多缺乏新媒体建设的技术支持,缺乏开发及运营的融合型人才及相应专职岗位的配套,多由纸媒编辑兼职运作。纵观全行业,只有极少数的头部期刊集群由于较早进入新媒体探索,已形成一定规模、影响力和平台优势。大部分科技期刊的新媒体及社交媒体的传播力、影响力仍十分有限,尚未能找到合适的发展路径。

目前,微信、微博等早期社交媒体已进入存量发展阶段,马太效应凸显,先行者掌握主要的市场、用户和资源,技术不断升级,视野不断扩展;而后进入者时常错失机遇,不断遭遇发展瓶颈。与此同时,直播、短视频等新的内容业态纷纷出现,带动相关产业迅速发展并创新信息传播方式,或许会成为新的社交媒体发展方向。科技期刊在抖音平台的运营目前尚处在初步探索阶段,《金属加工》《科技进步与对策》等几家期刊已开通并认证了抖音账号,但活跃度尚不太高,未有持续性内容输出。建议有较好前期新媒体建设基础的头部科技期刊应加以密切关注,根据自身特点及优势,分别采取学术定位、科普定位、服务定位等,产出高质量的内容来吸引和服务读者[55],继续抢占5G时代发展先机。

一些国外学术大刊如《科学》《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都在中国开通微信公众号、微博等社交媒体,拓展在华影响力,但限于种种原因,国内科技期刊暂时无法利用诸如Twitter、Facebook、LinkedIn等国际社交媒体平台来传播和提升国际影响力。因此,通过国家层面或以出版集群平台专为科技期刊开通国际社交平台账户,为我国有实力和影响力的科技期刊提供国际传播平台,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五、开放出版

(一)2016-2019年开放获取论文发表情况

2019年12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United States,简称NSF)发布2008-2018年全球科研出版产出对比[79],列出了2018年论文发表数量居前15位的国家(论文指发表在Scopus中收录的同行评议期刊或会议录上的文章)。将NSF报告与Dimensions27)中这15个国家同年发表在期刊或会议录上的论文数量进行对比,可以发现中国、印度、俄罗斯与伊朗在两个数据库中的论文数量十分接近,而其他国家在Dimensions中的论文数量远高于NSF报告中的数量,显示Dimensions收录期刊和会议录多过Scopus,也提示中国、印度、俄罗斯与伊朗四国的论文产出高度集中于Scopus收录期刊。中、美两国论文产出高居前两位,其总和在NSF报告与Dimensions中分别占2018年全球论文产出的37.2% 和27.5%(图4-2)。

<xref rid="FIG4-2" xml:base="fig">图4-2</xref>

从表4-2可见,2016-2019年全球发表在Dimensions收录期刊上的论文数量以每年6%~8%的幅度稳定增长。其中,2017年OA论文数量比2016年增加12%,此后两年增长速度放缓,2019年增幅低于全部论文的增幅。同一时期,非OA论文(表4-2中封闭型)数量在2017年与2018年比上年增长不到4%,但2019年比上年增长超过10%。

2017-2019年OA论文与非OA论文在数量上平分秋色。OA论文里,2/3为金色OA和青铜OA,在混合型期刊上发表的OA论文以及绿色OA论文只占到1/3(图4-3)。从年增幅来看,金色OA和青铜OA论文保持较稳定增长,而混合型OA及绿色OA增幅明显下降,绿色OA甚至出现负增长。金色OA期刊所出版的论文数量保持了年均15%的高速增长。

<xref rid="FIG4-3" xml:base="fig">图4-3</xref>

2019年发表论文最多的11个国家中,中国的论文数量相比2016年增幅最大,增加了近2/3,其中OA论文增加71.2%,金色与混合型期刊上发表的OA论文增加101.7%,3项增幅都远高于其他任何国家。除了印度之外,各国的金色与混合型OA论文的发表数量都有大幅增加。印度是唯一一个不增反减的国家(表4-3)。

从论文资助来源国来看,中国与美国是资助论文数量最多的两个国家,但中国资助的论文主要以非OA的形式发表,美国资助论文则主要以OA形式发表(表4-4和表4-5)。

在4种OA类型里,青铜OA不向作者收取论文处理费(APC),绿色OA通常不向作者收费。向作者收取APC的期刊通常为金色OA(其中部分不向作者收取APC的也被称为钻石OA)和混合型期刊。从表4-5和表4-6可以看出,2017-2019年中国虽然不是OA论文的最大资助国,却是金色与混合型OA论文的最大资助国。2019年中国资助的OA论文里,77%为金色与混合型OA。同年美国资助的OA论文里,金色与混合型OA只占47%。

从资助机构来看,2016-2019年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简称NSFC)都是资助金色与混合型OA论文数量最大的机构,在2019年它所资助的论文篇数超出排名第二的欧盟委员会两倍多(表4-7)。2019年资助论文数量排名前20的机构里有4家中国机构。

从出版社来看(表4-8),长期以来爱思唯尔和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Nature)一直是在金色和混合型期刊上出版OA论文最多的出版社,但新兴的开放获取出版社发展迅速,如MDPI近3年发文量每年以超过60%的幅度增长,到2019年已取代爱思唯尔成为OA发文量第一的出版社。然而发文量居前20位的出版社中没有一家中国出版社,虽然这些出版社所出版OA期刊里也包括部分与中国机构合办刊物。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的法国出版社EDP Sciences在2019年11月被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成为中国科传全资二级公司。

从期刊角度来看,2019年载文量在3000篇以上的金色OA期刊有26本,其中Scientific ReportsPLOS ONEIEEE Access载文量都在15000篇以上。发表OA论文在3000篇以上的混合型期刊只有两本,发表最多的是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2019年它所发表的OA论文占其全部文章的73.6%。完全OA期刊中有很多载文量巨大,甚至一本期刊的体量相当于数十本传统科技期刊,因此文章发表量比期刊数量的变化更能反映开放出版发展趋势。

2019年中、美两国发表OA论文最多的20本金色OA和混合型期刊分别刊载了两国在这两类期刊上所发表OA论文的31.5%和25.7%。中国作者发文最多的期刊为IEEE Access,美国则为Scientific Reports。从表4-9可以看出,两国发文最多的期刊重合的并不多。

从学科来看,医学在金色OA期刊中占据了绝对优势(图4-4)。

<xref rid="FIG4-4" xml:base="fig">图4-4</xref>

(二)中、美两国文章处理费测算

Dimensions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作者发表在金色OA和混合型期刊上的OA论文(至少有一位作者来自中国的研究机构)有128593篇,其中68111篇得到中国资助(资助机构中有中国机构)。通过Delta Think的OA数据与分析工具OA DAT(一个动态更新的学术论文市场数据源)查出刊载这些论文的期刊中871种2019年的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 APC)价格。这871种期刊2019年共发表中国论文61511篇,占全部68111篇论文的90.3%。61511篇论文需要支付APC的总金额为126353081美元,篇均APC为2054美元,由此推算2019年中国资助并发表的OA论文共支付1.40亿美元的APC(表4-10)。需要说明的是,此测算选择了既有中国机构资助也有中国作者参与的论文,其中部分国际合作论文的APC不一定全部为中国机构支付。此外,很多出版公司提供各种APC优惠方案。这些因素没有被考虑在测算中。

2019年美国资助并在金色OA和混合型期刊上发表OA论文共56303篇。同样通过OA DAT查出其中818种期刊(2019年共发表美国论文41094篇, 占全部56303篇论文的73.0%)的2019年APC价格,得出41094篇论文需要支付APC的总金额为107339120美元,篇均APC为2612美元,由此推算2019年美国资助并发表的OA论文共支付1.47亿美元APC(未考虑国际合作及价格减免情况)。

在测算中发现,无论在金色OA还是在混合型OA里,美国资助和发表的论文篇均APC都高于中国,此外美国资助并发表的OA文章里,混合型OA比例高过中国,而混合型期刊的平均APC远高于金色OA[80],这些都是美国篇均APC高于中国的原因。

Delta Think咨询公司长期追踪学术期刊APC的变化,其研究显示2017-2019年金色OA的平均APC年涨幅分别为3.5%、1.2%和0.3%,由此可粗略估算2016-2018年的篇均APC及中、美两国支付APC总额。然而文章数量在不同期刊的分布等多个因素对整体支出有很大影响,因此从平均涨幅进行的价格和支出估算仅供参考。

(三)2017-2019年OA期刊发展态势

根据对媒体公开信息的不完全统计(表4-11),2017-2019年全球新出版的完全OA期刊或从传统出版转为完全OA的期刊约200本,平均每月增加5.4本,其中77%是在2018-2019两年间增加的。比较突出的出版社有Frontiers、IEEE和IOPP等。新增OA期刊中有相当部分是与学协会或大学等研究机构合办期刊,其中也有不少与中国机构合办的期刊。2019年中国化学会独立出版免APC的钻石OA期刊CCS Chemistry,引起广泛关注。中国科传集团旗下的EDP Sciences也是新增OA期刊较多的出版社之一。

在国际学术交流团体中,完全开放的学术出版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正如牛津大学出版社期刊政策编辑总监David Crotty在一篇文章中所说:"我从业界听到的大部分声音已不再是'我们终将走向OA'而是'我们正在努力转向OA'。"[81]

2018年诞生的S计划是近年OA运动的里程碑式事件。2018年9月4日,在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和欧洲研究理事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的支持下,11个欧洲国家的主要科研经费资助机构宣布成立S联盟(cOAlition S)并发布S计划,旨在实现对学术出版物的全面、即时开放。S计划的主要原则是:"从2021年起,所有由国家、地区和国际研究理事会和资助机构提供的公共或私人资金资助的学术研究成果,必须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开放获取平台,或者通过开放获取存储库立即实现开放获取。"[82]

S计划在全球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大大加快了全球学术交流生态系统向OA转变的步伐。各大出版商积极开展与全国性联盟和学术图书馆之间从订阅向开放获取出版转化的合作。出版商与学术机构的合作在欧洲主要以全国性联盟进行。很多美国机构对OA也旗帜鲜明地表示支持,在S联盟成立仅两个月后,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即加盟。2019年2月,加州大学宣布与爱思唯尔历时数月的"阅读+发表"协议的谈判破裂,不再续订其期刊库,此举展示了加州大学推动所有学术期刊开放获取的决心,也被认为代表了很多美国大学的立场。与此同时,爱思唯尔在欧洲与几个全国性联盟签署了开放获取出版合作协议。2020年6月,麻省理工学院宣布与爱思唯尔谈判失败,停订其期刊。此后,加州大学与施普林格·自然宣布达成开放出版协议,这是迄今为止在北美签署的最大一个转换协议,也是施普林格·自然在美国签署的第一份开放出版协议。2020年5月,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与牛津大学出版社达成中国首个开放出版转换协议[83]

根据《2018年高校图书馆发展报告》[84],2018年我国964所高校图书馆总计花费32.57亿元电子资源购置费,中位值仅为106.8万元,意味着仅有482所高校的电子资源购置费高于106.8万元。其中双一流大学的大部分资金可能用于订阅昂贵的国外期刊库,大部分高校则根本负担不起,也就无法阅读到国外期刊。全面的学术资源开放获取对于促进我国及全球的科研发展无疑具有非凡意义。然而出版是有成本的,西方出版商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实现收入来源的转换。中国学术期刊具有自己的历史特色,长期以来强调服务社会的公益性,与开放获取的理念契合,应抓住世界学术出版向开放获取大转型的历史机遇,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积极参与并尽早在世界OA出版市场占据重要一席。

六、数字环境下的学术评价

(一)网络计量与Altmetrics的发展

网络计量学是情报学科中的信息分析方法--信息计量学在网络环境中的延伸,采用数学、统计学等各种定量研究方法,对网上信息的组织、存储、分布、传递、相互引证和开发利用等进行定量描述和统计分析,以便揭示其数量特征和内在规律的一门新兴学科[85-86]。网络计量学对网络媒体信息、网络站点结构信息、网络文献信息、网络影响因子、网络数据库知识发现、网络搜索引擎六大研究主题开展相关的计量研究,进一步向着网络内容、网络链接、网络引文、搜索引擎评价、网络整体结构和数字计量学等领域拓展[87]。1997年,丹麦学者Almind和Ingwersen发表的论文中将信息计量学的方法引入了对万维网的研究中,首次提出了"Webometrics"的概念,标志着网络计量学的诞生。总体上看,国内网络信息计量学应用研究经历了介绍引进-理论探讨-实证研究的基本过程。

链接分析是网络计量学的核心研究方法之一,被广泛运用于科学交流和科技评价的研究。但是,随着商业搜索引擎的数据政策收紧,免费的链接数据来源已经基本消失,链接分析陷入低谷,网络计量学进入"后链接分析时代"[88]。尽管如此,仍然可以通过数据爬取或付费获取链接数据开展分析。

网络计量学为科技期刊评价提供了独到的视角。第一,对于传统科技期刊而言,网络计量指标测度了与期刊影响因子维度不同的影响力;第二,对于非传统科技期刊而言,网络计量学提供了测度和比较其影响力的方法和途径。常用的网络计量指标有Web链接、网络影响因子和期刊的PageRank值。具体分析方法上,一定程度上可以利用标题和URL提及分析去替代链接分析。此外,还可借助网络使用数据和标签数据开展网络流量分析[89]和网络日志分析。基于这些网络计量学方法,可以进行大学评价[90]、网络影响力评价、期刊评价[91]、网站质量评价。

随着社交媒体和平台的兴起,学术载体不再仅局限于文献和图书的形式,学术博客、视频、程序软件等均可进行学术交流,为科学地评价学者的科研成果,对其线上平台指标的完善和评价对象扩展的评价方法--Altmetrics应运而生[92]。Altmetrics是网络计量学与科学计量学交叉形成,本质上是科学学大数据的一种体现和应用。Altmetrics是通过追踪科研产出在社会网络的浏览量、下载量、引用次数、评论、转发等数据,并对这些数据进行聚类分析和统计计算,进而评价该研究成果影响力的评价方法[93-94]。Altmetrics综合了单篇论文评价(article-level metrics)、科研发现计量(erevnametrics)、科研成果计量(eurekometrics)、科学计量学2.0(scientometrics 2.0)等众多研究成果,旨在用面向学术成果全面影响力的评价指标体系来替代传统依靠引文指标的定量科研评价体系[95]

2010年,Priem在推文中使用替代计量(Altmetrics)一词,标志了Altmetrics的诞生[96-98],并与Taraboreli 等学者发表了联合宣言,提出通过统计和追踪社交网络的数据对论文进行即时评价的概念[99]。随后,国际科学计量学与信息计量学学会(ISSI)对Altmetrics研究做了专题报道[100],自此Altmetrics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目前国内外Altmetrics的重点研究方向是Altmetrics指标与传统文献计量指标相关性的研究和基于Altmetrics工具的影响力可行性评价研究[101]

Altmetrics指标存在多样性,不同的替代计量指标反映的内涵不尽相同,使用时将根据研究目的,对数据源和指标进行细分。目前常见的细分方法有Plum Analytics[102]的五大类,即"提及""使用""引用""捕获""社交媒体",但是实践中仍然粒度过大。因此,有学者[103]提出替代计量指标的分层模型,根据影响力产生过程,将指标划分为传播、获取、利用三个阶段,并进一步根据"传播强度""获取黏性"和"利用深度"对指标排序,以获得对指标性质的初步判断。业已证明,笼统的替代计量指标,如Twitter提及频次,与学术影响力不存在关联。所以现行的关联性分析,都必须界定数据源,利用学术界的在线数据来衡量学术影响力,而利用公众的在线数据来衡量社会影响力。同时关注从注意力到影响力的转换效率问题,因为显然注意力不代表最后的实质影响力,而注意力是影响力的前提,研究提高转换效率的条件是未来的研究方向。

Altmetrics在科技期刊评价中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具体表现在信息来源丰富、覆盖面广、评价指标多元化、评价结果的实时性;反映出了网络化时代科学传播的价值、范围和影响力,是大数据时代网络计量学发展的新方向;这也将是后链接时代,我国网络计量学发展的新趋势[104-105]。在当前数字环境下,科技期刊涌现出了一系列创新的交流形式。在交流格式上,出现了视频论文、视频摘要、可视化图形摘要等展示形式;在交流粒度上,深入到了图片、数据集、公式等知识单元;在交流渠道上,加强了邮件推送、微信公众号发布、微博推广等交流手段。综合来看,科技期刊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传统文献计量指标所测度的范围,这些创新的交流形式不断地积累着Altmetrics数据,所以Altmetrics指标将在科技期刊评价中扮演愈加重要的角色,这反过来又会促进和引导科技期刊扩大在科学界乃至更广泛的社会环境中的影响力。

(二)基于预印本的群体评议

预印本是指科研工作者的研究成果还未在正式出版物上发表,而出于和同行交流的目的,自愿先在学术会议或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科研论文、科技报告等文章。预印本网站为科研人员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学术成果展示平台,可以帮助作者快速发布科研成果,与传统期刊相比具有:时效性强、方式便捷;开放获取、及早获得引用;评审开放透明,方式多元化等特点[106-107]

BioRxiv等预印本网站逐步建立了文章的公开评论功能,不仅读者可以针对文章内容进行提问和评论,而且作者可以回复读者的提问并根据读者评论对文章进行修改,形式上更加接近于出版后开放评议的出版物,同时关于论文的评论以及作者的回复均是面向所有平台用户的[108]。这使得群体评议的学者来源更加多元化,远大于期刊编委和编辑所熟悉的审稿人所组成的评议人群体,并且作者能够通过 Twitter、blog、E-mail、GitHub 等渠道获得同行专家的评论与反馈,进而更新论文版本[109],正是预印本平台的这种开放性与互动性促进了知识共享、交流与传播。此外,预印本平台BioRxiv通过与其他服务商进行合作,将平台的评审意见直接转移到其他出版物,可以被其他评审专家和编辑参考使用。例如,Review Commons平台是由EMBO Press和ASAPbio在2019年合作创建,作者可以将预印本或未出版的手稿提交给Review Commons进行专家级同行评审。Review Commons使作者能够在BioRxiv平台上公开发表评论和回复,并将评论的手稿提交给附属期刊。这种方式不仅降低了评审稿件花费的时间,同时增加了期刊间的交流,为作者提供了更好的评审服务[110]。可见,在一定的学术门槛下,基于网络的群体评议或开放评价有可能成为"严肃"的同行评议的有效补充。但预印本的群体评议也存在一定的弊端,如评论中可能包含一些不够准确或错误的观点,无法权威鉴定等,因此在学术交流中所发挥的作用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互联网时代,学术出版、论文发表方式都将出现巨变,共享和开放是当今科学研究和学术交流的发展趋势,预印本系统是对学术出版模式的一种变革,满足了当前科研环境开放、快速的学术需求。但是缺乏权威科学的质量控制和学术评价是预印本系统发展的局限所在,因此推进预印本系统发展的根本在于对预印本论文进行科学的、公正的、有效的质量控制[111]。具有有效的监督和激励机制的新型开放评议模式将有望使预印本数据库在具有同行评议及群体评议功能的同时,又能解决传统同行评议存在的审稿周期长、受主观因素影响大、邀请审稿拒绝率高等问题,这是当前学术科研交流的重要发展趋势,也是对未来数字环境下学术评价的展望。

第三节 科技期刊发展的学科机遇

一、学科前沿进展引领科技期刊内容提升

世界科技前沿学科热点不断涌现,我国科技创新不断登顶世界基础研究高峰,带动我国科技发展总体水平不断提高,为我国科技期刊快速发展带来重大机遇,推动了科技期刊在许多优势学科找到制高点,并在许多新生学科找到新增点。我们首先以2017-2019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范围,梳理了我国重大前沿突破的学科归属(表4-12),发现在生命科学、物理学、化学与材料科学领域拥有较多的世界级成果。事实上,目前国内能够在影响因子和总引用率均领先的期刊《细胞研究》《分子植物》《光:科学与应用》《纳米研究》也正是来自于这三个领域。这直接印证了中国学科前沿的突破的确能够引领科技期刊内容的提升,从而有效地提升国际影响力。

从新的学科增长点来看,根据中国科学院发布的《2019研究前沿》和《2019研究前沿热度指数》,在十大学科领域整体层面,美国依然占据了全球领先的位置,中国位居第二,但较之2018年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学科领域层面,中国在化学与材料科学,数学、计算机科学与工学以及生态与环境科学等3个领域排名第1;在农业、植物学和动物学,地球科学,生物科学,物理,经济学、心理学及其他社会科学等5个领域排名第2,但在临床医学和天文学与天体物理领域仅分别排名第9和第11。这为中国科技期刊开拓新的学科增长点提供了重要的参考。

二、工程技术创新和技术转移推动科技期刊拓展发展空间

工程技术将科学发现转化为造福社会的产品和服务,是推动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服务工程技术领域的创新交流是科技期刊的主要功能之一,其领域的发展也值得中国科技期刊重点关注。一方面要服务于专业人员之间的学术交流,另外一方面是面对广大工程技术人员的知识服务。表4-13以2017-2019年十大中国科技新闻和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为范围,梳理了工程技术领域的重大进展,发现能源和航空航天领域较之其他领域的表现更为突出,这为中国科技期刊在工程技术领域建立国际性的声誉提供了具有指导意义的参考。

技术合同登记是我国特有的科技管理方式,统计对象包括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四类合同。技术合同成交额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科技创新和技术转移情况。2019年我国技术合同成交额为22398.4亿元,比上年增长26.6%,首次突破2万亿元。以技术领域划分,去年达成的2万多亿元合同额中,电子信息、城市建设与社会发展、先进制造位居前三。电子信息技术成交金额超过5600亿元,新能源与高效节能领域涨幅靠前。在中国经济由劳动力密集型转型为技术密集型的过程中,知识服务的价值将越来越受到全社会的重视,这实际上是中国科技期刊走出中国特色道路的一个重要的方向:面向8000万科技工作者的知识服务需求办刊,这就将继续为中国科技期刊的未来拓展巨大的发展空间。

三、我国科技期刊学科布局分析

《关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在重点任务中指出:"强化基础支撑做强优势学科领域,突出前瞻引领布局新兴交叉与战略前沿领域。"我们结合中国基础科学和工程技术前沿发展态势,以ESI学科框架分析当前JCR收录中国科技期刊的布局情况。表4-14给出了ESI学科框架下,中国科技期刊的总收录和Q1区收录情况,同时也从中国学科发展的角度给出了一项数据--高被引论文数量世界比例。结合前沿发展和表4-14的数据,总体上,学科发展与期刊建设呈正相关关系。工程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前沿成果不断涌现,高被引论文世界比例超过60%,反映在科技期刊层面即为总收录期刊多,且Q1区数量也位居前列的态势,而临床医学受限于学科发展,即便总收录量比较大,但Q1区期刊数量较少。从布局角度看,不同学科应该根据学科和期刊现有的发展采取多样化的建设策略。例如农业科学领域,不仅学科前沿有成果,同时高被引论文比例已经超过了40%,而且8种收录期刊有6种位居Q1区,应该鼓励在农业领域兴办更多的国际期刊。对于化学领域等,虽然学科前沿成果众多且高引用论文比例已经突破60%,但Q1区期刊占比较低,应加强现有期刊的建设,尤其是针对中国优质稿件的服务。

第四节 良好政策环境为科技期刊保驾护航

近年来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环境总体上呈现加速改善的态势,这一方面体现出国家对基础研究和学科建设的重视,另一方面也体现在出台了一系列有利于促进我国本土科技期刊发展的研究评价导向性政策。自2013年以来,我国科技期刊相关管理部门对科技期刊的资助力度不断加大,目标更明确,尤其是2019年"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针对我国学术期刊"散、小、弱"的特点,科学施策,着力提升中国科技期刊的整体质量和影响力,在期刊国际化、集群化、数字化发展方面,均有针对性的具体举措出台,这必将进一步推进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

一、营造良好创新环境,建立科学评价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9月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明确指出,要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坚决克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中办、国办及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文件,以加强我国的基础研究和学科布局,规范研究评价,促进我国研究与交流环境的良性改变和发展。

有关学科布局和基础研究政策,2015年国务院发布《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112],提出到2020年,中国若干所大学和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到2030年,更多的大学和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所大学进入世界一流大学前列,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2018年1月31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从完善基础研究布局、建设高水平研究基地、壮大基础研究人才队伍、提高基础研究国际化水平、优化基础研究发展机制和环境等方面提出了进一步加强我国基础科学研究、大幅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举措。2020年3月,科技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113],旨在充分发挥基础研究对科技创新的源头供给和引领作用,解决我国基础研究缺少"从0到1"原创性成果的问题。

在研究评价和学风建设方面,我国科技期刊的办刊环境也在不断改善。2018年7月和2019年6月,中办、国办先后印发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114]和《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 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115],要求我国科学研究改进科技评价体系,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为进一步落实这两份文件的精神,科技部于2020年2月17日印发《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116],其中要求"对于基础研究类科技活动,对论文评价实行代表作制度,根据科技活动特点,合理确定代表作数量,其中,国内科技期刊论文原则上应不少于1/3",倡导并提出"鼓励发表高质量论文,包括发表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内科技期刊、业界公认的国际顶级或重要科技期刊的论文,以及在国内外顶级学术会议上进行报告的论文(以下简称"三类高质量论文")";并从严从紧管理论文发表支出。教育部、科技部于2020年2月18日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117],其中提出"以破除过度追求SCI论文相关指标,甚至以发表SCI论文数量、高影响因子论文、高被引论文为根本目标的异化现象""破除科技创新出现了价值追求扭曲、学风浮夸浮躁和急功近利等问题""探索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营造高校良好创新环境,加快提升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并提出准确理解SCI论文及相关指标等10项具体内容。

上述文件的出台对我国科技期刊获取优质稿源、对布局期刊定位、筹划发展目标、更加系统地发表和交流我国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建设一流科技期刊,夯实进军科技强国的科技与文化基础

中国科技期刊担负着记载和传播中国科研创新成果的使命。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研究评价中追求SCI论文的定标赶超,国内很多科研主管部门和科研单位在研究评价和人才评价中以SCI为导向,将SCI论文数量和期刊的影响因子指标化地置入评价体系,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我国大量优秀科技论文争相在国外高影响因子期刊上发表,而本土科技期刊却面临着优质稿源日益枯竭的境地。统计显示,2018年我国第一作者SCI收录论文数量为37.64万篇(约占SCI论文总数的14.58%),其中只有约7.49%(2.82万篇)在我国本土期刊发表。

中国科技期刊所面临的问题远不止刊载优秀论文数量的下降,还有高精尖的科研成果的流失。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及的5年来的国之重器中"天宫、悟空、墨子"产出的学术成果多被《自然》等国际知名刊物所发布。而40年前,《科学通报》曾出版了诸如青蒿素的化学结构和相对构型、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哥德巴赫猜想证明、新型高温超导体的发现等一系列我国科学家的高水平研究成果,代表了中国的最高科研水平。

2019年8月19日,为贯彻落实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精神、推动我国科技期刊改革发展,中国科协、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联合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118](简称《意见》)。《意见》提出未来5年,跻身世界一流阵营的科技期刊数量明显增加,科技期刊的学术组织力、人才凝聚力、创新引领力、国际影响力明显提高;到2035年,我国科技期刊综合实力跃居世界第一方阵,建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品牌期刊和若干出版集团。实施"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以优化科技期刊与出版结构布局、着力提升科技期刊专业管理能力、着力提升科技期刊出版市场运营能力、着力提升科技期刊国际竞争能力为重点任务。《意见》的出台是我国科技界里程碑式的事件,对于促进我国科研成果的传播与交流、增强我国科学共同体的凝聚力、提高我国学术交流平台服务创新促进发展的能力,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2019年9月25日,为认真落实《意见》,推动我国科技期刊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中国科协、财政部、教育部、科技部、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联合下发通知,启动实施"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该项目周期5年,设置5个开放申报项目(即领军期刊、重点期刊、梯队期刊、高起点新刊、集群化试点项目)和2个招标申报项目(即国际化数字出版服务平台、选育高水平办刊人才项目),总计资助超11亿元。该计划是我国学术期刊受国家资助建设工作中规模最大、涵盖最全、经费最多、周期最长、管理最科学的重大专项。

三、提升英文科技期刊学术影响力,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群

现阶段,中国科技期刊无论在规模、数量还是影响力上,都与国际上的出版大国存在巨大差距。仅从期刊数量上来看,2019年度美国和英国分别出版SCI期刊3052种和2001种,共占2019年度JCR中9370种科技期刊的53.93%。相比之下,中国同期SCI收录期刊只有241种,仅占SCI期刊总数的2.57%。同时,国际大型出版商利用其平台和规模效应,不断整合重组和推出新刊,对"单打独斗"的中国科技期刊的影响力提升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面对这种严峻形势,推动中国科技期刊的快速发展和影响力提升刻不容缓。

国家各部委曾陆续实施多项学术期刊资助专项。例如:1999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设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学术期刊专项基金",该基金于2000-2012年间共计资助217项,平均资助金额20万元/刊次,累计资助金额近5000万元。再如:自2006年开始,由中国科协组织实施的"精品科技期刊工程项目",旨在打造一批在本学科和专业领域内有较强影响力和专业辐射力的中文精品科技期刊,该项目5期共立项639项次,总资助经费达到2.2亿元。

(一)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和登峰行动计划

2013年,为贯彻落实中央书记处关于"打造具有国际专业水平的学术期刊等高质量水平交流平台"的重要指示精神,促进我国科技期刊国际化进程,不断提升英文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与核心竞争能力,中国科协联合财政部、教育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组织实施了"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该计划是当时中国国内对英文科技期刊支持力度最大、目标国际化程度最高、影响力最深远的专项支持项目。该计划设置4个资助类别,其中促进高水平英文期刊加快国际化发展的A、B、C类项目资助周期为3年,资助金额分别为200万元/年、100万元/年、50万元/年;鼓励创办高水平英文期刊的D类项目每年受理一次,获批准的项目一次性资助50万元/刊。

2013-2015年,"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一期项目入选期刊达125种,在中国英文科技期刊中,国际化程度较高、具有较大发展潜力的期刊基本都入选该计划;同时每年资助创办10种代表中国前沿学科和优势学科,或能填补国内英文科技期刊学科空白的高水平英文科技期刊;三年共计资助金额2.91亿元。2016-2018年,二期项目遴选已出版英文科技期刊105种,入选期刊既包括数学、物理、化学、工程技术和医学等国际主流学科,也包括化工、材料、特种医学等我国在国际上有影响、有优势的特色学科;既包括已具有较高国际影响力,在本学科排名居前的英文科技期刊,也包括具有一定发展潜力或具有学科特色的英文科技期刊;同时每年还遴选并支持创办20种能够代表我国前沿学科、优势学科或填补国内学科空白的英文科技期刊;三年累计资助的金额为3.15亿元。

为推动我国本土科技期刊攀登世界一流科技期刊高峰,2016-2018年,中国科协等多部委还启动实施了"中国科技期刊登峰行动计划",入选该计划的期刊有16种,资助金额分别为100万元~250万元/年,累计资助金额为0.6亿元。

(二)基于SCI引证指标的"影响力提升计划"和"登峰行动计划"资助效果分析

2013-2019年,"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I期、II期和"中国科技期刊登峰行动计划"共资助期刊197种。截至2019年,受资助的197种期刊中有139种SCI期刊,占中国SCI期刊总数(241种)的57.7%;未进入SCI数据库的受资助期刊为58种(包括未创刊的期刊6种)。

与JCR收录的所有期刊(全部SCI期刊)相比,受资助的中国SCI期刊影响因子总体上呈现快速提升的态势。在"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实施之前的2012年,受资助期刊的平均影响因子为1.34,仅为全部SCI期刊平均影响因子的64%,2019年受资助SCI期刊的平均影响因子达到3.62,超过全部SCI期刊平均影响因子(2.91)(图4-5)。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受资助SCI期刊的平均年载文量呈显著下降趋势(图4-6),从2012年的175篇下降到2019年的126篇,年均降幅达到4.0%。与此同时,全部SCI期刊的平均年载文量呈稳定上升趋势,年均增幅约3.5%。从载文量总数上来看,我国受资助SCI期刊2019年出版论文总量为1.7万篇,仅占全部SCI期刊出版论文总量(166.8万篇)的1%,且低于2012年的1.4%。

<xref rid="FIG4-5" xml:base="fig">图4-5</xref><xref rid="FIG4-6" xml:base="fig">图4-6</xref>

我国受资助的SCI期刊较我国未受资助的SCI期刊在期刊平均影响因子和平均总被引用数上提升明显,两者在新进入SCI期刊种类和平均载文量上持平。从期刊的平均影响因子上来看(图4-7),2012-2015年,我国受资助SCI期刊的年平均影响因子增速达到0.22,远高于未受资助SCI期刊0.08;2016-2019年,尽管两者的年平均影响因子增速持平,分别为0.41和0.40,然而受资助SCI期刊2019年的平均影响因子3.62远高于未受资助SCI期刊的平均影响因子2.46,平均分区百分位也较未受资助SCI期刊高16.4%,达到62.9%。

<xref rid="FIG4-7" xml:base="fig">图4-7</xref>

从期刊的刊均总被引频次上来看(图4-8),受资助期刊和未受资助期刊在2012年的刊均总被引频次分别是1193和1103,2019年则分别上升至2900和1472,相差值由90增至1428,受资助期刊呈现出明显的进步。

<xref rid="FIG4-8" xml:base="fig">图4-8</xref>

我国受资助期刊影响因子指标在SCI收录的同学科期刊排名也有显著上升。在"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实施之前的2012年,我国受资助SCI期刊主要集中在Q2~Q4区,Q1区期刊仅有9种,仅占比9.7%;计划实施之后的2013-2019年,期刊排名显著向Q1和Q2区集中。2019年Q1区期刊种类达到55种,占比39.6%(图4-9)。

<xref rid="FIG4-9" xml:base="fig">图4-9</xref>

从载文量上看,2019年Q1区的55种期刊中载文量超过200篇的期刊仅有8种,超过300篇的仅有3种(图4-10)。除去新刊外,有15种期刊的载文量增加,16种期刊的载文量降低。Q1区受资助期刊的总载文量从2012年的3959篇,增加至2019年的6445篇。刊均载文量从2012年的85篇,增加至2019年的117篇。

<xref rid="FIG4-10" xml:base="fig">图4-10</xref>

(三)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

"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是中国科协、财政部、教育部、科技部、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等七部门于2019年9月推出的全面推进中国科技期刊高质量发展的资助计划,该计划整合了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和登峰行动计划,并将资助类别由单纯的期刊层面拓展到集群化发展、数字出版服务平台、编辑出版人才队伍建设等多个方面。根据"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实施方案(2019-2023年)"[119]的布局,第一个周期设立7个子项目,包括遴选建设领军期刊、重点期刊、梯队期刊、高起点新刊,开展集群化试点,建设国际化数字出版服务平台,选育高水平办刊人才等,其中领军期刊、重点期刊、梯队期刊、高起点新刊、集群化试点项目采取集中申报、分批评审的方式,建设国际化数字出版服务平台、选育高水平办刊人才项目采取公开招标、购买服务的方式,由中国科协组织实施。

经过公开申报、定量评价和专家评审,获得"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首批资助的英文期刊共计180种(其中领军期刊22种,重点期刊29种,梯队期刊99种,高起点新刊30种),中文期刊共计100种(梯队期刊),获得集群化试点项目5个[120]。各类项目的简要情况如下:

(1)领军期刊。共资助22种,年支持额度介于100万元~520万元。领军期刊要对标国际顶级期刊明确建设目标,力争在5年内跻身世界一流期刊行列。2018-2019年度领军期刊的主要计量指标见表4-15。

(2)重点期刊。共资助29种,年支持额度多为100万元。该类期刊的办刊基础好、发展潜力大,旨在与领军期刊形成竞争态势,建立淘汰递补机制。2018-2019年度重点期刊的主要计量指标见表4-16。

(3)梯队期刊。共资助199种(英文版99种,中文版100种),每刊的年支持额度为40万元。梯队期刊的发展目标是着力提升传播能力和服务能力,引领学科发展、助力经济建设、培育科学文化。

(4)高起点新刊。共资助30种,该类资助以年度为周期组织遴选,每年资助30种,5年滚动实施。支持方向是以补短板、填空白和促进优质出版资源集聚为原则,重点支持优先建设领域创办新刊;优先支持领军期刊创办姊妹刊或子刊,优先支持集群化试点单位创办新刊。

(5)集群化试点。共资助5个,旨在充分利用一流科研机构和学会的学术资源和出版资源优势,构建功能相异、层次分明、资源互补的刊群,实现集约化、平台化、规模化运作,以刊带群、以群育刊、刊群联动,为集团化转型积蓄实力。获得资助的5个集群化试点出版单位为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激光》杂志社有限公司、高等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有研博翰(北京)出版有限公司、中华医学会。

第五节 非英语母语国家母语科技期刊出版现状与借鉴

语言特点决定了学术交流和学术出版的特点。在当今英语为国际学术交流主要语言的环境下,非英语期刊面临着作者与读者群相对固定、难以进入国际交流环境的状况。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研究典型非英语母语国家的出版特点,选择与我国科技发展、期刊出版处于上升期状态相匹配的国家,对其出版的母语科技期刊进行分析,期望为中文科技期刊的发展提供借鉴。

经过筛选,我们聚焦于德国、法国、日本、俄罗斯4个国家(以下称为四国),这4个国家均为科技发达国家,也是期刊出版大国,在科技界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同时母语特征十分明显。德语、法语既有国家母语的特征,又因科技发展历史的原因,有一定广泛性,突破了国界。日语、俄语则具有典型的国家特征,语言使用有明显的地域特征,与我国的语言特征分布也更为相似。通过数据分析可以得到我国期刊与四国期刊的相似和差异之处。

一、非英语母语国家科技期刊出版概况

根据《乌利希国际期刊指南》(Ulrich's数据库)28),统计德国、法国、日本、俄罗斯4个国家正在出版的自然科学、工业技术、医学领域学术期刊(简称STM期刊)6495种,其中德国1979种、法国665种、日本2109种、俄罗斯1742种。

期刊语种是期刊出版的重要特色。数据统计显示(表4-17),德国出版的德语科技期刊664种,占本国出版科技期刊总量的33.55%;法国出版的法语科技期刊390种,占本国出版科技期刊总量的58.65%;日本出版的日语科技期刊1429种,占本国出版科技期刊总量的67.76%;俄罗斯出版的俄语科技期刊1271种,占本国出版科技期刊总量的72.96%。除德国以外,其他3个国家本国语言的科技期刊出版都占有主导地位,其中俄罗斯的母语科技期刊数量占比最高。四国均出版英文期刊,其中德国出版的英文期刊比例达到59.29%,法国的占比为18.50%,日本的占比为17.35%,俄罗斯的占比最低,为11.88%。德国、法国、日本还出版了除英语和母语以外的其他单一语种期刊。

在四国出版的多种语言期刊中,双语期刊占比较高。德国、法国、日本、俄罗斯的双语科技期刊占本国科技期刊出版总量的比例分别为9.10%、16.84%、13.51%、15.10%。其中,法国双语期刊数量占比最高,95%以上的双语期刊,都是英语与母语。少量的3种及其以上语种期刊也是以上四国的出版特色。

四国科技期刊的出版频率多种多样(表4-18),不仅有常规的月刊、双月刊等常见出版频率,也有不定期、一年多期的不规律的出版频率,有的期刊出版间隔较长,超过了年刊。统计各种出版频率的期刊数量,四国科技期刊主要为月刊、双月刊、季刊,其中季刊占比较高。总体来看,四国科技期刊的出版频率均呈现出版时滞较长的状态。

日本的半年刊以及年刊的出版量分别为317种和488种,特别是年刊的出版量位居本国各种出版频率之首。在其488种年刊中,有307种为日语期刊,96种为日、英双语期刊。

四国科技期刊中共有1527种被WoS收录(SCI期刊),其中,德国最多,有943种期刊。以被WoS收录期刊占本国期刊出版总量的比例排序,德国为47.65%,法国为29.47%,俄罗斯为11.08%,日本为9.25%。而德国、日本、俄罗斯出版的英文期刊被SCI收录比例明显高于母语期刊的收录比例,进一步佐证了在学术交流中英文期刊的主导地位。法国情况比较特殊,英语、母语、多语种期刊被SCI收录数量基本相当(表4-19)。

二、出版机构分布特点

出版机构的分散性或集中性特征是期刊研究者比较关注的问题。四国科技期刊的出版各有千秋,但分散性是共同的特征(表4-20)。

德国有431个出版机构出版了1979种科技期刊,平均每个出版机构出版4.59种期刊。日本每个科技期刊出版机构只出版1.33种期刊,出版1种期刊的有1374个出版机构,科技期刊出版的分散性可见一斑。从出版机构的特征看,四国的母语期刊绝大多数由本国的大学、科研院所、学会等机构出版。

国际四大出版集团中,施普林格与自然集团合并后,成为全球第一大期刊出版集团,在德国、法国、日本期刊出版中也是出版期刊数量最多的出版机构,分别出版768种、29种、54种。德国38.8%的期刊由施普林格·自然出版。日本由施普林格·自然出版的54种期刊中,有47种为英文期刊,4种为双语期刊,3种为日语期刊,统计数据显示,日本英文期刊的出版也主要由国际出版集团出版。爱思唯尔在德国出版38种期刊,法国146种期刊,日本6种期刊。威立分别在德国出版146种期刊,法国1种期刊,日本9种期刊。作为四大出版集团之一的泰勒·弗朗西斯仅出版2种法国期刊,与其他国家没有合作。由于国际出版集团构成的复杂性,在此统计的是标注国际四大出版集团名称的数据,而没有包括其子公司。

俄罗斯有732个出版机构,MAIK Nauka-Interperiodica出版社出版131种期刊,Izdatel'stvo Nauka出版116种期刊,是出版量最大的两个机构。531个机构只出版1种期刊。国际四大出版集团中,在俄罗斯仅有爱思唯尔出版1种期刊,俄罗斯鲜有与国际出版集团合作的案例。

从英语与母语期刊的学科特征分析,各国均有各自特色。德国、法国、日本三国,在以数学、物理学为代表的基础研究领域,英语期刊数量高于母语期刊数量;在以医学、工程技术、农业科学为代表的兼有本土特征和基础研究内容的学科领域,则以母语期刊为主。3个国家的共同特点是在综合学科、医学两个领域中,母语期刊数量均高于英语期刊数量(表4-21)。俄罗斯因为英语期刊的数量分布较小,在此不予分析。

德国是科技发达国家、期刊出版大国,英语科技期刊出版总量远超德语期刊数量,但是也有例外,就是医学领域的德语期刊数量大于英文期刊数量。

法国科技期刊出版的学科分布特征明显。一是学科分布不均衡,基础科学领域科技期刊出版数量极少,从出版总量看,化学领域的法语和英语科技期刊共有5种,物理学领域也仅有10种。二是基本上所有学科都是法语期刊数量大于英语期刊数量。法语科技期刊出版在法国具有明显的优势。

日本期刊出版集中在医学和工程技术两个学科领域,日语期刊的出版量也集中在这两个领域。医学领域日语期刊数量与英语期刊数量的比例为6.9∶1,工程技术领域日语期刊与英语期刊的比例为3.9∶1,农业科学领域为5.2∶1。统计数据显示,在与本国应用紧密相关的学科领域,日语科技期刊数量具有占比突出的特点。在数学、物理学等基础研究领域中,英文科技期刊数量占据绝对优势,数学领域的日语期刊数量仅是其英文期刊的一半,物理学领域日语期刊仅有2种。

三、数字出版及其服务

纵观四国的科技期刊出版业,数字出版的发展状况参差不齐。由于语言和信息所限,无法一一核查确认四国的数字出版现状,在此通过Ulrich's数据库中对各国期刊印刷本及电子版的标注情况予以统计,需要说明的是,从抽样调研的情况看,其中标注电子版的期刊,仅提供电子版文档服务的期刊,并不意味着全部实现了数字出版。

统计数据显示(表4-22),四国科技期刊的出版有各种各样的载体形式,包括印刷版、电子版、缩微版和光盘版等。德国的电子出版独树一帜,仅有电子版形式的期刊有412种。日本有1374种期刊仅有印刷版,是四国中印刷版期刊数量占比最高的国家。德国、法国、俄罗斯50%以上的科技期刊为多载体类型并存,而日本则仅有26.5%的科技期刊为多载体并存。

日本虽然印刷版期刊占有较大的比例,但其在期刊服务方面颇具特色。日本文部科学省积极推动期刊资源的数字出版和网络化传播。日本科学技术厅(JST)开发的J-STAGE平台,旨在加快日本科技信息的传播速度,确保日本科技信息的国际化。J-STAGE为日本社会和研究机构提供支持,提供在线出版平台,以低成本、高速度出版2000余种期刊、会议论文集和其他学术出版物,并将先期开发的CiNii数据库的数据存储到J-STAGE平台上,成为日本最大的文献数据库。J-STAGE提倡开放获取,90%以上的文章都可免费阅读,在文摘内容方面做了日文与英文两种语言的检索服务。凡是标注了CC许可协议的论文可以根据许可条款规定使用。2002年,JST启动了J-STAGE的姊妹站点--"Journal@rchive",它是过刊全文数据库,将历史上重要的日本纸质期刊从创刊号到最新一期论文进行电子归档,发布到互联网上,并向全球提供浏览下载使用服务,包括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和其他知名科学家的学术论文。J-STAGE集成本国的科技期刊及其出版物数据,已经成为日本面向全球的期刊服务平台。

四、对我国中文科技期刊发展的借鉴意义

通过对上述四国科技期刊出版的统计分析发现,非英语母语国家的科技期刊出版具有许多相同点。

第一,非英语母语国家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兼顾。在四国科技期刊出版数量上,母语刊相较于英语刊更多。母语期刊的存在有其必然性,服务于本国学者的学术交流是期刊的职责所在,特别是面向本土服务的学科领域,更具有服务本国发展的现实意义。面向国际交流方面,英文期刊的比例不低(总计约占28%)。在被SCI收录的期刊中,英文期刊占比显著高于母语期刊。值得关注的是,他们的双语期刊、多语种期刊也占有一定的比例(总计平均约占13.8%),值得我们在出版语种方面借鉴。

第二,期刊出版分散性特征明显。四国数据都显示本国的大学、科研院所、学会等机构是期刊出版的主力,这一点与我国科技期刊出版特征相一致,为同类型机构的互为借鉴提供了交流基础。四国母语出版的学科现状可以说明,在医学领域、工程领域和生物科学领域的母语期刊数量占优,可以看出母语期刊在服务于本土民生、基础应用领域的学科需要和社会需要的重要意义,而在数学、物理学等基础研究领域国际化程度相对较高。这对我国的科技期刊发展布局也有借鉴意义。

第三,俄罗斯的科技期刊出版独立性更强,鲜有国际化合作出版的案例。日本政府则采用国际合作与自主开发相结合的模式,在不同模式下进入国际学术交流,对我国科技期刊当前的国际化发展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第四,施普林格·自然积极响应开放获取的需求,将期刊转为OA或者混合OA出版,德国马普学会是最早倡导开放获取的机构。J-STAGE积极倡导开放出版,不仅开放了日本正在出版的期刊,还开放了历史上的存档论文。法国也在推动开放获取,制定了开放获取法案。这些同样是值得我国科技期刊借鉴的措施。当然,我们应该不仅是关注开放获取的进展和采取的策略,更重要的是重视开放获取的规则和相关法规的制定,有规则才能使期刊出版有良性发展。

综上,我国应从切实的国家战略和社会发展需求出发,分析不同学科领域用户需求与学术交流的规律,统筹中文、英文期刊出版的数量协调及学科布局,在服务科研创新的同时,不断创新管理体制、出版机制和国际合作机制,在出版形式、出版发展路径等多方面,借鉴非英语母语国家的科技期刊出版经验,科学、合理地推动我国科技期刊尤其是中文期刊的快速发展。

参考文献

改革开放40年 | 文化产业重要政策回顾(附2018年文化产业政策) [EB/OL]. (2018-12-19) [2020-8-10]. https://www.sohu.com/a/283002420_120059687.

王炎龙, 麻丽娜. 改革开放40年文化产业政策发展及演变逻辑[J]. 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8, 19(5): 40-46.

史学慧, 张振鹏. 新时代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新亮点、新要求和着力点[J]. 出版广角, 2019, 339(9): 14-17.

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课题组, 张立, 王飚, 等. 迈向纵深融合发展的中国数字出版 2018-2019 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摘要) [J]. 出版发行研究, 2019, 35(8): 16-21.

张鹤, 王笑宇. 科技期刊高质量发展探究[J]. 锦州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14(7): 91-93.

祁丽娟, 郎杨琴, 孔丽华. 学术期刊热点专题出版的思考--以计算机科学技术类期刊为例[J]. 编辑学报, 2018, 30(12): 25-27.

刘冰, 魏均民, 沈锡宾, 等.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专题信息服务工作及引发的思考[J]. 编辑学报, 2020, 32(2): 132-137, 144.

周华清, 肖代柏. 科技期刊突发公共事件出版研究--以知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OA出版为例[J]. 出版科学, 2020(3): 59-66.

易基圣, 胡文莉, 蔡俩. 科技期刊突发公共事件出版研究--以《中国舰船研究》为例[J]. 黄冈师范学院学报, 2019, 39(6): 24-27.

张广萌, 李世秋, 葛建平. 微信推广: 让"枯燥"的学术期刊生动起来--以《航空学报》微信公众号为例[J]. 编辑学报, 2016, 28(5): 482-484.

陈玲, 李禾. 借助科技期刊微信公众号传播学术论文--以《中国中药杂志》为例[J]. 传播与版权, 2018(10): 106-108, 111.

杨明, 张麟, 刘冰. 医学期刊微信公众平台应用现状探究及启示[J]. 中国卫生信息管理杂志, 2019, 16(3): 353-356.

栗延文. 构建立体化全媒体的现代传播体系为制造业创造价值[J]. 金属加工(热加工), 2018(1): 1, 7.

肖宏, 安亮. 集聚优质资源 打造科技期刊领先集团军--中国科学出版集团期刊集团化经营的实践与探索[J]. 科技与出版, 2010(11): 4-7.

潘旸, 范洪涛, 张佳佳, 等. 中华医学会杂志社集约化管理运营实践与思考[J]. 编辑学报, 2019, 31(6): 642-646.

胡冰, 段家喜, 杨蕾. 光学期刊集群化发展的新思路[J]. 传媒, 2015(17): 15-17.

蔡斐, 刘德生, 俞敏, 等. 打造为行业服务、推动学科发展的航空期刊集群[J]. 科技与出版, 2017(5): 17-20.

崔柳青, 朱海玲, 赵晶晶. 集群化发展--"北京卓众出版"的运营模式[J]. 中国广播, 2015(12): 98.

黄蓓华. 浅谈科技期刊的市场化运营[J]. 科技期刊发展与导向, 2018(0): 28-31.

黄延红, 严谨, 彭斌, 等. 我国科技期刊改革实践与思考--以《中国科学》系列和《科学通报》期刊为例[J]. 编辑学报, 2019, 31(6): 638-641.

赵慧君, 孙明, 谢艳丽. 融媒体时代行业科技期刊的创新路径--北京卓众出版有限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探索与实践[J]. 出版广角, 2019(2): 27-30.

中国学术文献国际评价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图书馆. 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引证年报(2019) [M]. 北京: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出版, 2019.

文化产业资本化运作路径全解读[EB/OL]. (2018-7-18) [2020-8-10]. https://www.sohu.com/a/ 241824868_611449.

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上市[EB/OL]. (2017-1-24) [2020-8-13]. http://www.cas. cn/zkyzs/2017/02/88/gzjz/201702/t20170206_4589939.shtml.

中国科传成功上市, 中央出版机构首次登陆A股[EB/OL]. (2017-1-18) [2020-8-10]. http://www.cspm.com.cn/zxzx2017/wsyw2017/201708/t20170807_4530352.html.

闫群, 张晓宇. 近五年我国科技期刊运营模式研究综述[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4, 25(8): 1030-1035.

张蕾. 学术平台网络首发的效用分析与发展策略--以CNKI"新型冠状病毒"专题为例[J].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2020, 41(2): 138-144.

占莉娟, 胡小洋. 学术论文的网络首发: 愿景·瓶颈·应对策略[J]. 编辑学报, 2018, 30(3): 298-301.

刘永强, 杨嘉蕾, 杨乐, 等. 科技期刊网络首发的实践与思考--以《热力发电》为例[J]. 编辑学报, 2019, 31(3): 320-323.

杨晖. 基于UGC的"网站+微信"学术期刊增强出版模式--以《电子技术应用》为例[J]. 科技传播, 2020, 12(8): 35-36.

曾宪荣. 二维码在科技期刊融合创新中的应用与分析--以《计算机工程》为例[J]. 传媒, 2018(5): 37-39.

邢文明, 刘婷. 增强出版驱动的科学数据出版: 动因、模式及路径[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9, 30(8): 853-861.

李亭亭, 金建华, 彭芳, 等. "互联网+大数据"下学术期刊的转型模式[J]. 中国编辑, 2020(4): 88-92.

刘凤红, 张恬. 开放科学背景下新兴学术论文出版类型--研究要素出版[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7, 28(2): 138-144.

屈宝强, 王凯. 数据论文的出现与发展[J]. 图书与情报, 2015(5): 1-8.

Candela L, Castelli D, Manghi P, et al. Data journals: a survey[J].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5, 66(9): 1747-1762.

井红波. 数据期刊: 未来学术期刊发展的新趋势[J]. 编辑之友, 2016(5): 109-112.

吴立宗, 王亮绪, 南卓铜, 等. 科学数据出版现状及其体系框架[J]. 遥感技术与应用, 2013, 28(3): 383-390.

张晓林, 沈志宏, 刘峰. 科学数据与文献的互操作[M]// 国际科技数据委员会(CODATA)中国全国委员会编著. 大数据时代的科研活动.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14: 149-158.

姜勇, 杨云, 魏文强, 等. 医学科学数据共享的伦理问题研究[J]. 医学与哲学: 人文社会医学版, 2007, 28(10): 28-30.

Boulton G. Science as an Open Enterprise[EB/OL]. (2016-12-2) [2020-8-10]. https://royalsociety. org/~/media/royal_society_content/policy/projects/sape/2012-06-20-saoe.pdf.

刘灿, 王玲, 任胜利. 数据期刊的发展现状及趋势分析[J]. 编辑学报, 2018, 30(4): 344-349.

刘凤红, 彭琳. 国际数据期刊的发展现状调查与分析[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9, 30(11): 1129-1134.

郭华东. 问渠哪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中国科学数据》发刊词[J]. 中国科学数据, 2016, 1(1).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Data policies[EB/OL]. [2020-5-3]. http://www.nature.com/sdata/ data-policies.

Wiley Online Library Author Guidelines[EB/OL]. (2020-6-18) [2020-8-10]. https://onlinelibrary. wiley.com/page/journal/14401843/homepage/forauthors.html.

ECU Library. How to do a Video Essay[EB/OL]. [2020-5-9]. https://ecu.au.libguides.com/ video-essay.

Jove[EB/OL]. [2020-5-10]. https://www.jove.com.

李苑. 视频实验期刊(JoVE)--视频出版的启示[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4, 25(9): 1157-1161.

刘淑宝. 视频型科技期刊及其发展研究[J]. 图书馆, 2017(8): 32-37.

JOVS. About the Journal[EB/OL]. (2020-4-2) [2020-5-10]. http://jovs.amegroups.com/about.

AVP. Change of Publisher[EB/OL]. [2020-5-5]. https://visualpedagogies.com/change-of-publisher/.

史红, 常青云, 霍勇. 承载使命[J].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 2020, 3: e1000033.

黄楚新. 5G条件下主流媒体如何占领传播制高点[J]. 科技与出版, 2019(12): 37.

王孜. 5G时代学术期刊短视频平台的发展现状与融合研究--以抖音短视频为例[J]. 出版发行研究, 2020(2): 62.

吴迁. 微短剧: 短视频的创新及其对电视媒体的启发--基于腾讯yoo视频的分析[J]. 传媒, 2019(22): 54-57.

严晨成, 罗小贝, 汤俊馨, 等. 移动短视频社群效应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 服务科学和管理, 2019, 8(4): 166-171.

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科学数据引用》国家标准正式发布[EB/OL]. (2018-1-3) [2019-2-19]. http://www.cas.cn/yx/201801/t20180103_4628725.shtml.

张丽丽, 温亮明, 石蕾, 等. 国内外科学数据管理与开放共享的最新进展[J]. 中国科学院院刊, 2018, 33(8): 774-782.

刘晶晶, 顾立平. 数据期刊的政策调研与分析--以Scientific Data为例[J]. 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2015, 26(4): 331-339.

Priem J. Scholarship: beyond the paper[J]. Nature, 2013, 495: 437-440.

张莉婧, 张新新. 论5G环境下的数据出版[J]. 出版广角, 2019(23): 6-9.

常春藤. 传统学术出版: 还有下一个350年吗?[EB/OL]. (2016-12-12) [2020-8-10]. http://blog. sina.com.cn/s/blog_137766c2b0102vk59.html.

Guo H D, Wang L Z, Liang D. Big earth data from space: a new engine for earth science[J]. Science Bulletin, 2016, 61(7): 505-513.

张智雄, 黄金霞, 陈雪飞, 等. 科技预印本库的政策动向与政策挑战[J]. 中国科学基金, 2019, 33(3): 219-228.

解贺嘉, 刘筱敏. 国外预印本平台研究述评[J]. 科技与出版, 2020(6): 21-27.

Ginsparg P. ArXiv at 20[J]. Nature, 2011(7359): 145-147.

张智雄, 黄金霞, 王颖, 等. 国际预印本平台的主要发展态势研究[J]. 数字图书馆论坛, 2017(10): 2-7.

Larivière V, Sugimoto C R, Macaluso B, et al. arXiv e-prints and the journal of record: an analysis of roles and relationships[J].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4, 65(6): 1157-1169.

Abdill R J, Blekhman R. Tracking the popularity and outcomes of all bioRxiv preprints[J]. Elife, 2019, 8: e45133.

Tian H, Liu Y H, Li Y D, et al. An investigation of transmission control measures during the first 50 days of the COVID-19 epidemic in China[J]. Science, 2020(6491): 638-642.

Ju B, Zhang Q, Ge J W, et al. Human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elicited by SARS-CoV-2 infection[J]. Nature, 2020, 584: 115-119.

Yin W C, Mao C Y, Luan X D, et al. Structural basis for inhibition of the RNA-dependent RNA polymerase from SARS-CoV-2 by remdesivir[J]. Science, 2020(6498): 1499-1504.

Gao Q, Bao L L, Mao H Y, et al. Development of an inactivated vaccine candidate for SARS-CoV-2[J]. Science, 2020(6499): 77-81.

Jedidiah C, Kelley H. Quantifying and contextualizing the impact of bioRxiv preprints through automated social media audience segmentation[J]. 2020. https://doi.org/10.1101/2020.03.06. 981589.

张震之. 科技类期刊微信公众平台服务策略[J]. 中国传媒科技, 2018, 25(1): 118-120.

杨驰, 李禾. 科技学术期刊微信公众号盈利模式研究[J]. 编辑学报, 2020, 31(2): 204-208.

杨驰, 李禾. 国内学术期刊微信公众号运营与盈利模式的案例分析[J]. 中国传媒科技, 2020, 27(1): 41-47.

Karen W. Publication output, by region, country, or economy[EB/OL]. (2019-12-17) [2020-8-10]. https://ncses.nsf.gov/pubs/nsb20206/publication-output-by-region-country-or-economy.

Dan P, Ann M. News & views: Open access charges - consolidation continues[EB/OL]. (2020-3-8) [2020-8-10]. https://deltathink.com/news-views-open-access-charges-consolidation- continues/.

David C. Roadblocks to better open access models[EB/OL]. (2019-10-9) [2020-8-10]. 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9/10/09/roadblocks-to-better-open-access-models/.

Guidance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Plan S[EB/OL]. [2020-8-10]. https://www.coalition-s.org/ guidance-on-the-implementation-of-plan-s.

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与牛津大学出版社达成国内首个开放出版转换协议[EB/OL]. (2020-5-22) [2020-8-10]. http://www.las.cas.cn/xwzx/zhxw/202005/t20200522_5584635.html.

教育部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指导委员会, 2018年高校图书馆发展报告[R]. [2020-8-10]. http://www.scal.edu.cn/tjpg/201912250143.

邱均平, 陈敬全. 网络信息计量学及其应用研究[J]. 情报理论与实践, 2001(3): 161-163.

Almind T C, Ingwersen P. Informetric analyses on the world wide web: Methodological approaches to "Webmetrics"[J]. Journal of Documentation, 1997, 53(4): 404-426.

万昊, 谭宗颖, 鲁晶晶, 等. 2001-2014年引文分析领域发展演化综述[J]. 图书情报工作, 2015, 59(6): 120-136.

余厚强, 邱均平. 后链接分析时代的国际网络计量学研究进展[J]. 图书情报知识, 2015(3): 16-24.

Vaughan L, Yang R. Web traffic and organization performance measures: relationships and data sources examined[J]. Journal of informetrics, 2013, 7(3): 699-711.

Orduña-Malea E, Ontalba-Ruipérez J. Proposal for a multilevel university cybermetric analysis model[J]. Scientometrics, 2013, 95(3): 863-884.

Yuan S, Hua W. Scholarly impact measurements of LIS open access journals: based on citations and links[J]. The Electronic Library, 2011, 29(5): 682-697.

赵蓉英, 魏明坤. 我国网络计量学发展分析--知识图谱可视化分析[J]. 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6, 39(12): 38, 46-50.

王睿, 胡文静, 郭玮. 常用Altmetrics工具比较[J]. 现代图书情报技术, 2014(12): 18-26.

孟伟花, 向菲. 基于情感分析的altmetrics学术质量评价方法研究[J]. 图书情报工作, 2016, 60(11): 107-112.

杨思洛, 沈小雯, 欧佳. 新时期"五计学"的研究内容与趋势--以第16届ISSI会议为视角[J]. 图书情报知识, 2019(1): 67-80.

高志, 张志强. 个人学术影响力定量评价方法研究综述[J]. 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6, 39(1): 133-138.

崔宇红. 从文献计量学到Altmetrics: 基于社会网络的学术影响力评价研究[J]. 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3, 36(12): 17-20.

赵蓉英, 郭凤娇. Altmetrics: 学术影响力评价的新视角[J]. 情报科学, 2017, 35(1): 14-18.

Priem J, Taraborelli D, Groth P, et al. Altmetrics: a manifesto[EB/OL]. (2010-10-26) [2020-8-10]. http://altmetrics.org/manifesto.

Groth P, Taraborelli D, Priem J. Altmetrics: tracking scholarly impact on the social web[J]. ISSI News Letter, 2011(2): 70-72.

王艳波, 汪雷, 吴小兰. 基于Altmetrics与传统文献计量指标的国内学术论文影响力评价研究[J]. 情报理论与实践, 2020, 43(6): 76-81.

About Plum Analytics[EB/OL]. [2020-8-28]. https://plumanalytics.com/learn/about-metrics/.

余厚强, 邱均平. 替代计量指标分层与聚合的理论研究[J]. 图书馆杂志, 2014(10): 13-19.

沈丹, 张福颖. 新媒体时代学术期刊的社会评价--学术期刊评价指标与服务创新[J]. 中国编辑, 2018(12): 53-59.

黄笑炎, 张业安. 替代计量学在科技期刊评价中的应用: 优势、指标及优化路径[C]// 第十一届全国体育科学大会论文摘要汇编. 北京: 中国体育科学学会, 2019: 3975-3976.

胡克兴, 刘徽, 卢珊, 等. 开放科学环境中的科技期刊同行评议研究[J]. 编辑学报, 2019, 31(6): 610-613.

徐诺, 苗秀芝, 程建霞. 预印本"大繁荣"对科技期刊编辑的启示[J]. 编辑学报, 2019, 31(3): 282-285, 289.

Vale R D. Accelerating scientific publication in biology[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5, 112(44): 13439-13446.

Schloss P D. Preprinting microbiology[J]. mBio, 2017(3): 11.

EMBO. EMBO and ASAPbio to launch a pre-journal portable review platform. (2019-9-30) [2020-8-10]. https://www.embo.org/news/press-releases/2019/embo-and-asapbio-to-launch-a-pre- journal-portable-review-platform.html.

石进, 苗杰, 李明. 面向预印本系统的自组织同行评议及激励机制研究[J]. 现代情报, 2019, 39(12): 88-100.

国务院. 国务院关于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的通知[EB/OL]. (2015-10-24) [2020-8-10].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11/05/content_10269.htm.

科技部, 发展改革委, 教育部, 等. 科技部 发展改革委 教育部 中科院 自然科学基金委关于印发《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EB/OL]. (2020-1-21) [2020-8-10]. http://www.cac. gov.cn/2020-03/04/c_1584872637385792.htm.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EB/OL]. (2018-7-3) [2020-8-10]. http://www.gov.cn/zhengce/2018-07/03/content_5303251.htm.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EB/OL]. (2019-6-11) [2020-8-10]. http://www.gov.cn/zhengce/2019-06/11/ content_5399239. htm.

科技部. 科技部印发《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的通知[EB/OL]. (2020-2-23) [2020-8-10]. http://www.cas.cn/zcjd/202002/t20200223_4735451.shtml.

教育部, 科技部. 教育部 科技部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的通知[EB/OL]. (2020-2-18) [2020-8-10]. http://www.gov.cn/zhengce/ zhengceku/2020-03/03/content_5486229.htm.

中国科协 中宣部 教育部 科技部联合印发《关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EB/OL]. (2019-8-16) [2020-8-10]. https://www.cast.org.cn/art/2019/8/16/art_79_100359. html.

中国科协, 财政部, 教育部, 等. 关于组织实施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有关项目申报的通知[EB/OL]. (2019-9-19) [2020-8-10]. http://www.cast.org.cn/art/2019/9/19/art_458_101785. html.

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办公室. 关于对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拟入选项目进行公示的通知[EB/OL]. (2019-11-6) [2020-8-10]. http://www.cast.org.cn/art/2019/11/6/art_458_ 104750.html.

第四章执笔:肖宏,赵一方,佟建国,刘冰,李禾,陶涛,伍军红,任胜利,高洋,刘筱敏,闫群,孙红梅,赵军娜,孟瑶

本部分内容基于Digital Science的Dimensions平台数据(采集时间为2020年6月)。Dimensions为多源科研信息一站式检索平台,收录内容包括文献、数据集、临床试验、专利、经费和政策文档。其收录不强调遴选,但排除掠夺性期刊。截至2020年6月Dimensions共收录期刊约67000种。

Ulrich's数据库(http://ulrichsweb.serialssolutions.com)收录了全球出版的连续出版物,覆盖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包括期刊、杂志、年鉴、报纸等不同的出版物类型,涉及印刷本、网络版、缩微、光盘等多种载体。本章采用的数据为正在出版的学术期刊数据,而且对多载体的期刊品种进行网络唯一性处理。由于Ulrich's不断更新、维护,其期刊品种与数据内容会有所变化。本章数据获取时间为2020年6月。

  • 图4-1arXiv论文量与WoS收录论文对比

  • 图4-22018年主要国家期刊及会议录论文发表数量

  • 图4-32016-2019年全球学术期刊论文在不同OA类型中的分布

  • 图4-42016-2019年在金色OA期刊上发文最多的学科

  • 图4-52012-2019年世界全部SCI期刊和中国受资助SCI期刊的平均影响因子

  • 图4-62012-2019年世界全部SCI期刊和中国受资助SCI期刊的平均年载文量

  • 图4-72012-2019年受资助及未受资助SCI期刊的平均影响因子演变

  • 图4-82012-2019年受资助SCI期刊和未受资助SCI期刊的刊均总被引频次

  • 图4-92012-2019年受资助SCI期刊JCR分区分布(单位:种)

  • 图4-102012年和2019年中国Q1区受资助SCI期刊的主要计量指标及期刊分区情况

  • 表4-1 主要预印本平台基本情况

    预印本

    平台名称

    运营机构

    上线时间

    总论文量/篇

    主要覆盖学科

    arXiv

    康奈尔大学图书馆

    1991年

    1723404

    数学、物理学、天文学等

    SSRN

    爱思唯尔

    1994年

    943822

    社会科学

    bioRxiv

    冷泉港实验室

    2013年

    87620

    生命科学等

    chemRxiv

    美国化学会等

    2017年

    5187

    化学、材料科学等

    medRxiv

    冷泉港实验室

    2019年

    7458

    医学、药学等

    注:论文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6月17日。

    表4-2 2016-2019年全球学术期刊论文#数量及开放类型

    出版年

    全部

    封闭型*

    青铜OA**

    金色OA

    混合型***

    绿色OA

    篇数

    2016

    3452798

    1791602

    601523

    495108

    266440

    298125

    2017

    3716345

    1855641

    657833

    575721

    322183

    304967

    2018

    3938962

    1929506

    687092

    653745

    377089

    291530

    2019

    4236262

    2129846

    740438

    748627

    395856

    221495

    占比/%

    2016

    100

    52

    17

    14

    8

    9

    2017

    100

    50

    18

    15

    9

    8

    2018

    100

    49

    17

    17

    10

    7

    2019

    100

    50

    17

    18

    9

    5

    增幅/%

    2017

    8

    4

    9

    16

    21

    2

    2018

    6

    4

    4

    14

    17

    -4

    2019

    8

    10

    8

    15

    5

    -24

    注:#全球发表在Dimensions收录期刊上的论文。

    *封闭型指发表在非OA或混合型期刊上的非开放获取论文。

    **青铜OA是出版商选择向读者开放但没有明确的开放许可证的文章。无许可证保护意味着这些文章在重新利用上有限制,出版商也可随时关闭对它们的自由访问。

    ***混合型是传统订阅型期刊,但为作者提供以OA形式发表的选项。表中数据为在混合型期刊上以OA形式发表的论文。

    表4-3 2016-2019年世界主要国家在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数量

    类型

    年份

    美国

    中国

    英国

    德国

    日本

    印度

    加拿大

    法国

    澳大利亚

    意大利

    巴西

    全部论文数量/篇

    2016

    561096

    324519

    171823

    144957

    127257

    103965

    90244

    103589

    81560

    90539

    79300

    2017

    593628

    386003

    183043

    151259

    149160

    110713

    96556

    103591

    89987

    93752

    86595

    2018

    636102

    450228

    195778

    159422

    148886

    119878

    105315

    107042

    97879

    100149

    94085

    2019

    674527

    538391

    211736

    165983

    149795

    132385

    112773

    109628

    108171

    107460

    97999

    增幅/%

    20.2

    65.9

    23.2

    14.5

    17.7

    27.3

    25.0

    5.8

    32.6

    18.7

    23.6

    OA论文数量/篇

    2016

    300657

    109998

    111583

    68119

    59045

    45359

    42974

    48298

    39511

    42334

    53886

    2017

    314495

    138326

    125574

    73244

    63722

    45660

    46821

    50843

    43873

    46115

    59074

    2018

    329537

    160447

    133989

    78339

    65648

    46319

    50800

    54006

    46588

    49873

    63124

    2019

    297103

    188338

    125860

    79416

    62957

    47589

    48093

    53108

    45296

    52218

    60043

    增幅/%

    -1.2

    71.2

    12.8

    16.6

    6.6

    4.9

    11.9

    10.0

    14.6

    23.3

    11.4

    金色与混合型OA论文数量/篇

    2016

    107015

    63749

    47770

    31887

    22616

    25290

    17854

    19353

    16202

    19974

    37380

    2017

    119342

    86660

    53346

    36002

    27521

    23842

    20302

    21297

    18766

    22871

    41815

    2018

    138036

    103684

    59908

    41098

    30841

    29625

    23842

    24610

    21641

    26099

    46467

    2019

    152366

    128593

    64803

    47281

    32372

    24602

    26072

    25633

    24591

    30687

    44771

    增幅/%

    42.4

    101.7

    35.7

    48.3

    43.1

    -2.7

    46.0

    32.4

    51.8

    53.6

    19.8

    表4-4 2016-2019年非OA论文主要资助国家发表非OA论文篇数

    年份

    中国

    美国

    比利时

    韩国

    印度

    日本

    巴西

    德国

    加拿大

    西班牙

    2016

    134435

    52823

    27052

    20286

    15993

    26419

    12478

    18015

    15276

    11101

    2017

    153652

    54040

    24608

    20599

    17494

    27771

    13892

    18494

    15516

    11277

    2018

    187572

    63476

    24830

    23180

    19461

    23444

    16111

    19178

    16908

    11779

    2019

    230677

    105117

    28785

    24881

    22306

    21635

    21179

    21072

    20102

    13859

    4-5 2016-2019年OA论文主要资助国家发表OA论文篇数

    年份

    美国

    中国

    比利时

    英国

    德国

    日本

    韩国

    加拿大

    西班牙

    巴西

    2016

    173574

    59296

    44646

    51076

    22072

    30736

    11597

    15078

    13828

    12393

    2017

    173239

    72445

    49213

    53311

    23690

    32742

    13422

    15353

    14669

    13277

    2018

    171769

    80000

    53127

    54234

    24817

    25027

    14702

    16524

    15114

    13679

    2019

    139358

    94022

    49462

    45746

    26269

    20455

    16578

    15397

    13592

    12276

    表4-6 金色OA期刊与混合型期刊中OA论文的主要资助国家发表OA论文篇数

    年份

    中国

    美国

    比利时

    英国

    德国

    韩国

    日本

    加拿大

    巴西

    西班牙

    2016

    37845

    54519

    20638

    26706

    11255

    7739

    13416

    6853

    7649

    5504

    2017

    57849

    48910

    23820

    28418

    12457

    9247

    15362

    7319

    8349

    6349

    2018

    63896

    56889

    27184

    30596

    14165

    10906

    13210

    8384

    8644

    7052

    2019

    72668

    66165

    28949

    28698

    17130

    13237

    12657

    8950

    8487

    7685

    表4-7 2019年资助金色与混合型OA论文最多的前20名机构

    资助机构

    国家

    论文数量/篇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NSFC)

    中国

    62302

    European Commission (EC)

    比利时

    20134

    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OST)

    中国

    16741

    German Research Foundation (DFG)

    德国

    10958

    Japan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Science (JSPS)

    日本

    9304

    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 (ERC)

    比利时

    9296

    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 of Korea (NRF)

    韩国

    8710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NCI)

    美国

    7921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MRC)

    英国

    7493

    National Institute of General Medical Sciences (NIGMS)

    美国

    7264

    Wellcome Trust (WT)

    英国

    6865

    Engineering and Physical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 (EPSRC)

    英国

    5762

    National Council for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CNPq)

    巴西

    5455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NIAID)

    美国

    5417

    Ministry of Economy, Industry and Competitiveness (MINECO)

    西班牙

    4754

    National Heart Lung and Blood Institute (NHLBI)

    美国

    4379

    Coordenação de Aperfeicoamento de Pessoal de Nível Superior (CAPES)

    巴西

    4289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Research (NIHR)

    英国

    4146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中国

    4069

    China Postdoctoral Science Foundation

    中国

    4035

    表4-12 2017-2019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学科归属

    学科领域

    2017年度进展名称

    物理学

    实现星地千公里级量子纠缠和密钥分发及隐形传态

    物理学

    首次探测到双粲重子

    物理学

    实验发现三重简并费米子

    物理学

    利用量子相变确定性制备出多粒子纠缠态

    化学与材料科学

    实现氢气的低温制备和存储

    化学与材料科学

    研发出基于共格纳米析出强化的新一代超高强钢

    生命科学

    将病毒直接转化为活疫苗及治疗性药物

    生命科学

    酵母长染色体的精准定制合成

    生命科学

    研制出可实现自由状态脑成像的微型显微成像系统

    古生物学

    中国发现新型古人类化石

    物理学

    测得迄今最高精度的引力常数G值

    物理学

    揭示水合离子的原子结构和幻数效应

    天文学

    首次直接探测到电子宇宙射线能谱在1 TeV附近的拐折

    化学与材料科学

    研制出用于肿瘤治疗的智能型DNA纳米机器人

    生命科学

    基于体细胞核移植技术成功克隆出猕猴

    生命科学

    创建出首例人造单染色体真核细胞

    生命科学

    揭示抑郁发生及氯胺酮快速抗抑郁机制

    生命科学

    创建出可探测细胞内结构相互作用的纳米和毫秒尺度成像技术

    生命科学

    调控植物生长-代谢平衡实现可持续农业发展

    学科领域

    2019年度进展名称

    计算机科学

    构架出面向人工通用智能的异构芯片

    天文学

    探测到月幔物质出露的初步证据

    物理学

    实现对引力诱导量子退相干模型的卫星检验

    物理学

    首次观测到三维量子霍尔效应

    化学与材料科学

    基于材料基因工程研制出高温块体金属玻璃

    化学与材料科学

    阐明铕离子对提升钙钛矿太阳能电池寿命的机理

    基础医学

    提出基于DNA检测酶调控的自身免疫疾病治疗方案

    生命科学

    破解藻类水下光合作用的蛋白结构和功能

    生命科学

    揭示非洲猪瘟病毒结构及其组装机制

    古生物学

    青藏高原发现丹尼索瓦人

    表4-13 2017-2019年工程技术重大进展领域归属

    学科领域

    2017年度进展名称

    能源领域

    燃煤机组超低排放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

    材料领域

    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构件高质高效加工技术与装备

    海洋领域

    国产水下滑翔机下潜6329米刷新世界纪录

    信息技术

    世界首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诞生

    航空领域

    国产大型客机C919首飞

    能源领域

    我国首次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开采

    农业领域

    中国科学院推出高产水稻新种质

    学科领域

    2018年度进展名称

    信息技术

    云-端融合系统的资源反射机制及高效互操

    能源领域

    大深度高精度广域电磁勘探技术与装备

    土木工程

    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运营

    信息技术

    我国新一代"E级超算""天河三号"原型机首次亮相

    农业领域

    我国水稻分子设计育种取得新进展

    航空航天

    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成功水上首飞

    学科领域

    2019年度进展名称

    航空航天

    复杂机场高精度飞行校验技术及装备

    航空航天

    嫦娥四号实现人类探测器首次月背软着陆

    能源领域

    世界首台百万千瓦水电机组核心部件完工交付

    医药领域

    我国自主研发全数字PET/CT装备进入市场

    表4-14 ESI框架下JCR收录中国科技期刊学科布局情况

    ESI学科

    总收录期刊数/种

    Q1区收录期刊数/种

    高被引占比/%

    临床医学

    36

    7

    11.5

    工程学

    36

    10

    64.3

    材料科学

    23

    9

    72.3

    化学

    21

    5

    61.6

    地球科学

    21

    5

    37.6

    物理学

    19

    4

    35.8

    动物学与植物学

    17

    10

    32.3

    环境科学与生态学

    11

    2

    41.5

    数学

    11

    1

    63.4

    农业科学

    8

    6

    45.1

    生物学与生物化学

    8

    3

    24.0

    分子生物学与遗传学

    8

    6

    19.9

    计算机科学

    7

    1

    67.5

    药学与毒理学

    6

    3

    27.0

    神经科学与行为科学

    3

    1

    10.4

    免疫学

    2

    2

    11.6

    综合

    2

    2

    17.3

    微生物学

    1

    -

    15.6

    空间科学

    1

    -

    13.8

    表4-15 "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领军期刊2018-2019年度主要计量指标

    序号

    中文刊名

    2018年度

    2019年度

    影响因子

    载文量/篇

    学科分区/%

    影响因子

    载文量/篇

    学科分区/%

    1

    分子植物

    10.812

    100

    96.6

    12.084

    103

    97.1

    2

    工程

    4.568

    93

    92.6

    6.495

    106

    96.2

    3

    光:科学与应用

    14.000

    139

    98.4

    13.714

    113

    97.4

    4

    国际口腔科学杂志

    2.750

    33

    83.9

    3.047

    31

    87.4

    5

    国家科学评论

    13.222

    49

    96.4

    16.693

    82

    96.5

    6

    科学通报

    6.277

    165

    89.1

    9.511

    172

    90.8

    7

    昆虫科学

    2.710

    97

    90.3

    2.791

    90

    89.6

    8

    镁合金学报

    4.523

    43

    94.1

    7.115

    70

    98.1

    9

    摩擦

    3.000

    35

    77.9

    5.29

    49

    92.7

    10

    纳米研究

    8.515

    526

    88.1

    8.183

    377

    85.6

    11

    石油科学

    1.846

    71

    53.4

    2.096

    107

    58.4

    12

    微系统与纳米工程

    5.616

    54

    83.3

    5.048

    64

    79.0

    13

    细胞研究

    17.848

    68

    96.6

    20.507

    61

    96.7

    14

    信号转导与靶向治疗

    5.873

    31

    83.6

    13.493

    43

    95.1

    15

    畜牧与生物技术杂志

    3.441

    90

    97.5

    4.167

    96

    96.0

    16

    岩石力学与岩土工程学报

    -

    -

    -

    2.829

    102

    73.1

    17

    药学学报

    5.808

    89

    93.8

    7.097

    100

    95.4

    18

    园艺研究

    3.640

    74

    89.6

    5.404

    134

    92.9

    19

    中国航空学报

    2.095

    201

    79.0

    2.215

    224

    79.0

    20

    中国科学:数学

    1.031

    134

    59.6

    1.025

    144

    53.6

    21

    中国免疫学杂志

    8.213

    76

    91.5

    8.484

    75

    90.8

    22

    中华医学杂志

    1.555

    312

    49.7

    1.585

    287

    47.0

    注:学科分区指期刊在JCR中学科的影响因子分区,分值越高则表示期刊的排位越靠前,Q1区的分值为75.0-100;表格中"-"表示期刊在JCR中没有数据。

    表4-16 "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重点期刊2018-2019年度主要计量指标

    序号

    中文刊名

    2018年度

    2019年度

    影响因子

    载文量/篇

    学科分区/%

    影响因子

    载文量/篇

    学科分区/%

    1

    癌症生物学与医学

    4.467

    45

    73.8

    5.432

    64

    82.4

    2

    材料科学技术

    5.040

    300

    89.2

    6.155

    373

    88.3

    3

    催化学报

    4.914

    203

    85.0

    6.146

    174

    86.6

    4

    地球科学学刊

    1.784

    112

    41.6

    2.209

    102

    50.3

    5

    地学前缘

    4.160

    122

    89.0

    4.202

    151

    89.3

    6

    动物学报

    2.070

    74

    84.4

    2.351

    75

    89.0

    7

    高功率激光科学与工程

    3.000

    66

    74.2

    2.606

    64

    66.5

    8

    古地理学报

    1.744

    27

    59.938

    2.020

    27

    58.9

    9

    光子学研究

    5.522

    198

    91.1

    6.099

    213

    90.2

    10

    环境科学与工程前沿

    3.883

    91

    69.5

    4.053

    104

    69.8

    11

    基因组蛋白质组与生物信息学报

    6.597

    36

    91.1

    7.051

    45

    90.7

    12

    计算材料学

    9.200

    77

    90.248

    9.341

    126

    87.9

    13

    计算数学

    1.238

    45

    69.6

    1.118

    48

    59.6

    14

    能源化学

    5.162

    179

    85.8

    7.216

    270

    89.6

    15

    农业科学学报

    1.337

    271

    68.8

    1.984

    268

    78.4

    16

    神经科学通报

    4.246

    102

    73.6

    4.326

    93

    71.8

    17

    现代电力系统与清洁能源学报

    2.848

    110

    62.5

    3.090

    147

    66.7

    18

    药物分析学报

    4.440

    55

    86.3

    2.673

    53

    49.4

    19

    应用数学和力学

    1.699

    119

    60.0

    2.017

    119

    64.6

    20

    运动与健康科学

    3.644

    55

    87.1

    5.200

    63

    91.5

    21

    中国机械工程学报

    1.413

    111

    37.6

    1.824

    108

    46.5

    22

    中国科学:生命科学

    3.583

    135

    83.3

    4.611

    125

    86.6

    23

    中国科学:信息科学

    2.731

    194

    61.3

    3.304

    151

    70.9

    24

    中国物理C

    5.861

    194

    84.8

    2.463

    170

    65.7

    25

    中国药理学报

    4.010

    184

    76.1

    0.732

    796

    17.1

    26

    中国有色金属学报

    2.338

    274

    79.6

    2.615

    265

    81.6

    27

    转化神经变性病

    5.534

    33

    83.708

    5.551

    37

    85.1

    28

    自动化学报

    -

    -

    -

    5.129

    139

    83.3

    29

    作物学报

    3.179

    67

    83.3

    3.395

    78

    84.7

    表4-17 四国科技期刊出版语种分布 (单位:种)

    国别

    单语种

    多语种

    总计

    英语

    母语

    其他语言

    多国语言

    双语

    德国

    1114

    664

    15

    6

    180

    1979

    法国

    123

    390

    15

    25

    112

    665

    日本

    366

    1429

    4

    25

    285

    2109

    俄罗斯

    207

    1271

    0

    1

    263

    1742

    总计

    1810

    3754

    34

    57

    840

    6495

    表4-18 四国科技期刊的出版频率分布 (单位:种)

    出版频率

    德国

    法国

    日本

    俄罗斯

    月刊

    267

    53

    445

    354

    双月刊

    334

    112

    225

    403

    季刊

    584

    234

    403

    718

    半月刊

    32

    1

    6

    6

    半年刊

    158

    68

    317

    128

    年刊

    157

    48

    488

    72

    周刊

    11

    1

    3

    2

    3期

    49

    24

    86

    20

    5期

    8

    13

    10

    2

    7~9期

    47

    20

    8

    11

    10~18期

    55

    30

    8

    5

    20~36期

    5

    1

    0

    3

    不定期

    260

    59

    95

    16

    <周刊

    1

    0

    2

    0

    >年刊

    4

    0

    12

    2

    不详

    7

    1

    1

    0

    总计

    1979

    665

    2109

    1742

    表4-19 四国SCI期刊语种分布 (单位:种)

    国别

    英语

    母语

    多语种

    其他语种

    小计

    德国

    703

    145

    89

    6

    943

    法国

    67

    62

    66

    1

    196

    日本

    144

    27

    24

    -

    195

    俄罗斯

    130

    44

    19

    -

    193

    总计

    1044

    278

    198

    7

    1527

    表4-20 四国科技期刊出版机构数量分布

    国别

    出版机构数量(A)/个

    期刊总数(B)/种

    B/A

    德国

    431

    1979

    4.59

    法国

    268

    665

    2.48

    日本

    1586

    2109

    1.33

    俄罗斯

    732

    1742

    2.38

    注:B/A即为科技期刊出版机构平均出版量。

    表4-21 德国、法国、日本科技期刊学科与语种分布 (单位:种)

    学科

    德国

    法国

    日本

    母语

    英语

    母语

    英语

    母语

    英语

    数学

    14

    120

    11

    7

    12

    23

    物理学

    4

    56

    1

    9

    2

    15

    化学

    11

    81

    3

    2

    30

    14

    地球科学

    35

    81

    33

    5

    55

    18

    生物科学

    98

    192

    48

    19

    122

    63

    农业科学

    23

    32

    13

    1

    90

    17

    医学

    369

    256

    212

    47

    697

    101

    工程技术

    60

    240

    33

    25

    349

    89

    环境科学

    21

    52

    19

    7

    35

    19

    综合学科

    37

    18

    17

    2

    45

    10

    总计

    672

    1128

    390

    124

    1437

    369

    注:一种期刊有多个学科分类时,则分别统计。

    表4-22 四国科技期刊出版载体分布 (单位:种)

    国别

    仅有印刷版

    仅有电子版

    多种载体形式

    合计

    德国

    377

    412

    1189

    1978

    俄罗斯

    308

    160

    1273

    1741

    法国

    132

    135

    396

    663

    日本

    1374

    170

    557

    2101

    总计

    2191

    877

    3415

    6483

    表4-8 2017-2019年出版金色和混合型OA论文最多的20家出版社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出版社

    发文量/篇

    出版社

    发文量/篇

    出版社

    发文量/

    Elsevier

    99036

    Elsevier

    105233

    MDPI

    109297

    Springer·Nature

    94361

    Springer·Nature

    95809

    Springer·Nature

    106538

    MDPI

    37942

    MDPI

    67365

    Elsevier

    98554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PLOS)

    24516

    Frontiers

    29440

    Frontiers

    33959

    Frontiers

    20975

    Wiley

    22622

    Wiley

    31636

    Wolters Kluwer

    18738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PLOS)

    22121

    Wolters Kluwer

    24900

    FapUNIFESP (SciELO)

    17728

    Hindawi

    21187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UP)

    19885

    Wiley

    17004

    EDP Sciences

    19162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PLOS)

    19633

    Hindawi

    16726

    Wolters Kluwer

    18823

    Hindawi

    18860

    De Gruyter

    12247

    FapUNIFESP (SciELO)

    18168

    FapUNIFESP (SciELO)

    18100

    EDP Sciences

    10600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UP)

    13475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 (IEEE)

    16307

    IOP Publishing

    10428

    IOP Publishing

    13015

    IOP Publishing

    16207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UP)

    10137

    De Gruyter

    12921

    SAGE Publications

    15190

    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 (RSC)

    10051

    SAGE Publications

    11257

    EDP Sciences

    14431

    SAGE Publications

    9770

    Taylor & Francis

    8647

    De Gruyter

    13000

    Impact Journals, LLC

    8255

    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 (RSC)

    7886

    Taylor & Francis

    9306

    Scientific Research Publishing

    7509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 (IEEE)

    7551

    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 (RSC)

    9017

    Taylor & Francis

    7053

    Scientific Research Publishing

    7444

    BMJ

    7415

    OMICS International

    6504

    Copernicus Publications

    6189

    Scientific Research Publishing

    7144

    BMJ

    5365

    BMJ

    5285

    Copernicus Publications

    6252

    表4-9 2019年中美两国发表金色和混合型OA论文最多的20本期刊

    中国

    美国

    期刊名

    发表OA

    论文数量/篇

    期刊名

    发表OA

    论文数量/篇

    IEEE Access

    10911

    Scientific Reports

    5203

    Scientific Reports

    3040

    PLOS ONE

    4462

    RSC Advances

    2828

    IEEE Access

    3502

    Medicine

    2793

    Innovation in Aging

    3003

    Sensors

    2256

    Nature Communications

    2987

    Sustainability

    1608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2694

    Materials

    1571

    Open Forum Infectious Diseases

    2332

    PLOS ONE

    1529

    Biophysical Journal

    2268

    Nature Communications

    1486

    Cureus

    1611

    Molecules

    1481

    Journal of the Endocrine Society

    1513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1432

    Value in Health

    1178

    Applied Sciences

    1421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1079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1307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1030

    IOP Conference Series Earth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

    1237

    eLife

    1009

    Mathematical Problems in Engineering

    973

    RSC Advances

    961

    Biomedicine & Pharmacotherapy

    964

    Frontiers in Immunology

    942

    IOP Conference Series Material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951

    Journal of Vision

    941

    Energies

    943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842

    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

    924

    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Dermatology

    827

    OncoTargets and Therapy

    916

    Science Advances

    768

    表4-10 2016-2019年中国和美国资助并发表在金色OA和混合型期刊上的OA论文数量及APC估算

    年份

    中国

    美国

    论文数量/篇

    篇均APC/美元

    APC总金额/

    万美元

    论文数量/篇

    篇均APC/美元

    APC总金额/

    万美元

    2016

    36155

    1956

    7072

    47103

    2486

    11710

    2017

    46300

    2024

    9371

    49571

    2573

    12755

    2018

    54113

    2048

    11082

    54924

    2604

    14302

    2019

    68111

    2054

    13990

    56303

    2612

    14706

    表4-11 2017-2019年新增OA期刊(含分册)统计

    出版社

    新增OA期刊数量/种

    出版社

    新增OA期刊数量/种

    Frontiers

    19

    Wiley

    10

    IEEE

    14

    Future Science

    10

    IOP

    12

    IET

    9

    Peter Lang

    11

    EDP Sciences

    7

    CUP

    10

    BMJ

    7

    OUP

    10

qqqq

Contact and support